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

2020-10-13 09:18 · 新商盟-chnore.com

两条裹在黑色丝袜里的大长腿,直把孙斌迷到不行不行的,真是过瘾啊!

这白玉兰的腿本来就白,这会儿加上黑色的丝袜后就更加显得迷人了。

简直是要把孙斌给活活迷死的节奏,尤其是那撕破的地方是从白玉兰下面开始的。

这会儿,那条白色薄纱质地的贴身小裤裤都彻底显露在他视线中。

隐隐的,都能看到其内的火辣曼妙。

孙斌顿时兴奋到不行,几乎是本能的就把脑袋给凑了上去。

那一刹那,有醉人的欢吟声如天籁般,从白玉兰的腔子里压制不住的钻出……

活活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白玉兰真是不行不行的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挺舒服的,可是随着时间的继续,她感觉好像都快要起火了。

而孙斌那个祸害则鬼的要死,把她喉咙弄的好痛后,就彻底撤出身子来不给她吃了。

她是想找点发泄的途径都找不着,直让火把娇媚的小身子都快鼓爆了。

白玉兰气急败坏的骂道:“孙斌,你王八蛋,你赶紧松开我!!!”

嗓子被弄到肿痛,白玉兰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而且很不利索。

只是孙斌根本不管那么多,只管品尝她那娇媚的地方,把人白玉兰折腾的都快哭了。

又是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后,白玉兰实在是不行了。

她含着哭腔央求道:“好孙斌,好老公,我喊你老公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你快给我吧,你再不给我我就活活被你给折腾死了,我真的要死了啊!”

孙斌相信白玉兰说的是真话,因为这会儿白玉兰那双修长的大腿上满是的痕迹。

真要这么下去,没准会把白玉兰这个水做的女人给活活水竭而死吧?

不过孙斌没这么善良,他只是刚好自己也已经忍耐到了极限,所以才猛的一把拽起了白玉兰。

白玉兰不愧是个风骚的小娘们儿,战斗经验就是足。

孙斌刚拽她一把,她就迫不及待的起身,随即更是双手扶住病床,将双腿岔开后香臀高高崛起,紧接着更是媚眼迷离地望向孙斌。

“老公,好老公,快给我,我那里都已经想死你了,真的好想好想,我求你给我好不好?”

耳朵听着白玉兰迫切的央求声,孙斌那可真是兴奋到不行。

只是傻子还是要好好当的,于是他摸着脑袋傻问道:“我给你什么啊嫂子?”

白玉兰都快气死了,“你混蛋你,你弄的我哪里你自己不知道啊?”

孙斌装模作样的问道:“那再弄一次?”

白玉兰当时就告饶了,“好老公好老公,我错了,你这样,你把你那难受的地方,放进你刚才吃的地方里面,然后就像是……就像是这样子!”

伸出双手,白玉兰用手开始比划。

“你只要这样做,嫂子就舒服了,你也就舒服了,快点,快点宝贝儿,嫂子等不及了!”

眼瞅着白玉兰有种要把自己扑倒在床上自己坐的冲动,孙斌这才按她所说的去做。

只是……

白玉兰正眼闭着眼睛等待享受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脚步退后的声音。

她都懵了,刚才说的不是好好的吗?干嘛现在那傻子又走了?

白玉兰忙回头去看,这一看可是吓着了——

孙斌竟然跟头大疯牛似的,退了近十步后呼呼的往前跑。

接着那股子冲进,白玉兰都还没反应过来的,‘噗’的一下子就从她身后传了出来。

那一瞬,白玉兰都惊住了,水汪汪的眸子大睁着,小嘴儿更是微张,不知道该发出什么声音。

可下一刹那,就有痛苦的哀嚎声从她嘴里发出,真的要痛疯了。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比结婚时头一次做那种事情,还要痛上千百倍。

听到白玉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看到她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大长腿不停颤动着。

孙斌很是好奇的问道:“嫂子,你不是说会很舒服吗,你嚎什么呀?舒服大劲儿了?”

白玉兰含着哭腔骂道:“我舒服你麻痹,你弄错地方了,不是上面这个,是下面那个……”

孙斌又不瞎,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他就是故意的,这种女人,就该狠狠的往死里折腾。

下面那第一次没有占到,能在这条通道占到第一次也不错!

只可以他还没来得及多享受的,白玉兰就痛到站不住了,两条大长腿不由自主的弯曲。

蹲在地上,白玉兰伸手从下面绕过,捂住了那里。

好痛,火辣辣的,而且好像还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

起初她以为是孙斌一下子就解决出来了,但随后却发现手感并不像。

将手拿到身前一看,她顿时气到不行不行的——

“孙斌你这死傻子,你给弄出血来了,你都给我弄裂了!!!”

孙斌却是恍然大悟似的嘟哝道:“我说呢,我那怎么还粘着血,原来是你的啊!”

白玉兰不想和孙斌玩了,她觉得再这么搞下去弄不好真会被孙斌给活活玩死的。

她站起身来就要提裙子,可是刚好站好的,孙斌那头狂暴的疯牛又一次扑了上来。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

白玉兰吓的目眦欲裂,她是真不敢承受那种强烈的痛楚了。

可下一瞬,随着她左边那条玉腿的被高高掀开,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就破进了她的身子里。

那一刹那,她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仙人,整个人都飘飘欲仙的。

尤其是下面那还绵绵不断的传递来舒适的感受,就仿佛在提供她腾飞的动力似的。

忍不住的,双手紧紧抱住孙斌的身子,白玉兰仰头脑袋,满脸的疯狂希冀。

白玉兰感觉自己彻底飞起来。

那种愉悦又销魂的超强刺激,是她这辈子都没有体会过的,真的好棒,好过瘾…白玉兰过瘾,孙斌也很是过瘾。

原来女人是这种滋味啊,真是舒坦。

尤其是听着她欢吟的刺激声声,那感觉真是棒极了,直感觉从天明弄到天黑都不过瘾。

一通暴力的发泄,愣是把白玉兰给杀的娇声连连,不知丢盔弃甲多少次。

足足半个多小时后,孙斌这才将火热留在了白玉兰的娇躯内,灼烧着她的性感。

完事后,白玉兰瘫软在孙斌身上,小嘴儿轻轻亲吻着她火热的胸膛。

“老公,你真棒,兰兰爱死你了,兰兰都想一辈子和你做那事儿,太舒服了……”

想来也是被爱到了极致,白玉兰真的是服服帖帖的了,一次就被孙斌给征服。

而随便在把玩着她身前的娇媚时,感受着她肌肤的光滑时,心里也是非常的爽。

难怪男人都喜欢干那事儿,真是刺激啊,那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于是在对白玉兰娇媚身子的亵玩中,在对白玉兰娇声旖旎的聆听下,他又一次兴奋了。

白玉兰虽然感觉那里有些痛,但眼睛中还是斥满了欣喜。

她越发的喜欢孙斌了,真是强悍啊,一战半个多小时不说,竟然歇个三五分钟又可以了。

这次都不等孙斌尽速跑了,她直接把人给按倒在床上,更是迫不及待的坐了上去。

我的天,好舒服,一次就彻底到达了最深处,刺激的她真心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孙斌,我爱你,这辈子我都你给我,别的男人我都不要了,我就要你,就要你!”

如同宣誓,也如同在占有,白玉兰亢奋的喊叫着,根本顾不得什么羞耻之类的。

她就要孙斌,她是活活被孙斌给弄服了,身心皆服。

只是……

当时间流逝,当孙斌从半个多小时一直坚持到一个多小时后,她受不了了。

好痛,原本的舒服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痛苦,火辣辣的。

好不容易咬牙坚持到底,她都趴在了床上,再也没有了半分的力气。

但孙斌却不管这些,尽管看到白玉兰的身子在抽搐着,还没有那种余韵中脱离;尽管听到刚才白玉兰的痛苦要求结束的央求,但他依旧不管。

他今天都想好了,就是要活活玩死白玉兰,让她出坏主意!

所以在休息了十分钟后,白玉兰身子都还没恢复的,孙斌又一次搬起了她修长的大腿。

白玉兰都急眼了,“好孙斌,真的不能再做了,改天好吗?算嫂子求你了,嫂子那里受不了了,嫂子真的求你了,求你不要再做了,好吗?”

眼瞅着白玉兰将那里给弄开,看着眼前的景色,孙斌更有动力了。

于是下一瞬,不够白玉兰撕心裂肺的央求声,他又一次闯了进去……

前前后后一下午的工夫,孙斌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卫生室。

“嫂子,你给我治疗的真好,咱们晚上接着治疗吧,我喜欢这种治疗。”

当听到孙斌站在门口说这些时,白玉兰都哭了,眼泪真的落了下来。

她沙哑着嗓子说道:“我求你了,嫂子不要了,嫂子真不要了。”

她不光不要了,她还想起身去关门。

可身子从床上费力下来时,根本就走不动道,直接就瘫软在了地上。

这一瞬间,白玉兰直感觉到自己那双美腿是租来的,根本不是自己的,那么不得劲。

甚至连半分力气都使不上,想要挪动都做不到。

孙斌想着好心帮帮她,把她给搬到床上,白玉兰当时就吓疯了。

“不要,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拿头撞床角自杀了,我真自杀了啊!”

在半天之前,她还是对孙斌充满无限期待的。

但半天之后的现在,她对孙斌真是充满了无限的恐惧,孙斌不是人,就是头畜生啊……

从白玉兰那离开后,孙斌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这二十年积攒的欲望一朝发泄了个够,真是刺激又过瘾,感觉身子都轻盈了好些。

只不过傻子还要继续装的,所以他咧着大嘴哼着小曲,悠哉游哉的往家里走去。

路上有人问孙斌怎么乐的,孙斌就嘿嘿的傻笑,“你猜我弄了几次?”

问话的人也不懂啊,一个个都变成了河南人,“你弄啥嘞?!”

孙斌也不说,直咧着嘴往家走。

只是走到家门口时却发现,院门竟然大开着。

这显然不是何洁的风格,寡妇门前是非多,嫂子在家从来是不开门的。

这会儿大门竟然开着,那必然证明家里有人,而且门还是嫂子连关都来不及关的!

他连忙冲进了院子内,却听到里屋传来郭长江那个老王八蛋的声音,“小娘们儿,弄弄吧,我知道你很想的,你那里这会儿是不是听到我说话,都激动的出来什么东西了?”

紧接着何洁的骂声就响起,“你滚,你这个老流氓,你赶紧滚!!!”

他么的,郭长江这个老王八蛋竟然又来祸害嫂子。

孙斌当时就怒了,扭头就往院子里找家伙什。

怒火冲头之下他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只想着一下子拍死郭长江个老王八蛋。

可就是转身找东西的时候,他却发现沈颖从门前经过。

沈颖这个女人长的可漂亮,容貌不输何洁不说,身上更是有种城里人特有的时尚气质。

村里乐意穿丝袜这种性感东西的女人本就不多,沈颖更是直接穿上了那种带破洞的,看起来就跟被男人给抓破的似的,特别带劲。

而且她的身材也很棒,穿着露脐衫,白皙的小蛮腰露在外面,直想让人扶住后弄她的翘臀。

这会儿走起路来,前面那两蓬高山般的饱挺还颠颠儿的,直要把人魂儿给颠飞了似的。

沈颖今年22岁,据说是镇长的干女儿。

起初村里人都不明白,郭长江个老王八蛋都50多岁了,凭啥能娶沈颖这样的漂亮女人。

但后来发现结婚才三月沈颖就生了孩子,于是大家就都明白了——

这是给人郭长江捎着绿色小帽子来的啊,天生的活王八。

相关文章:

猫吃了一朵蔷薇花

平玲奈 28岁 番号:259LUXU-639

石原莉奈(いしはらりな Ishihara Rina)作品番号石原莉奈作品番号 |卡哇伊个人资料,所有番号大全

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两暗卫进去了公主h

还好我是一只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