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奶尖含入口中,黑紫肿胀龙根直直进入白热

2020-10-15 08:40 · 新商盟-chnore.com

吴梅芳的脸红了起来,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没有,我愿意!”

吴梅芳之前的那点犹豫,在听到老周以退为进要撂挑子的时候,心里一阵紧张,急忙答应了下来。

老周激动地整颗心都在颤抖了,可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攥紧拳头佯装很淡定的走到了吴梅芳跟前,那浓郁的香味传入鼻腔,炙热的体温贴在他的脸上,然后微微张开嘴巴,凑了上去。

“嗯……”

吴梅芳的身体异常敏感,就在老周碰着她的时候,一股暖流如同三月春风一般袭遍了她的全身,一时间,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下意识的便发出了那种羞涩的声音。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之后,吴梅芳又急忙咬紧牙关,强忍住那种即将蓬勃而出的冲动,攥紧了拳头,可就算是这样,她依然会时不时的发出那种压抑的声音。

“周师傅,您好了吗?我有点难受!”

实在是忍不住了,吴梅芳便开口催促着他,老周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虽然有些不舍,可还是松开了嘴巴。

咂咂嘴,回味着那香甜的味道,以及含着她时那美味的感觉,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迷恋。

那被包裹着的温润突然消失,吴梅芳也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绷紧的神经稍微的放松了一点,可接近着,一种不舍跟失落又接着出现,就好像突然丢失了什么似的。

“怎么样了?检查出来了吗?”

为了掩饰住内心深处的失落,吴梅芳急忙将心思放在了孩子的身上,这才缓缓地恢复过来。

老周一本正经的抬起头看着吴梅芳,然后说:“人体讲究的是阴阳调和,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跟男人做那事了?”

吴梅芳没有想到老周会突然问出这么羞人的问题,一张俏脸顿时变得羞红起来,低下头不敢去看老周的目光。

这样的话,怎么好意思跟陌生人说呢?

“周师傅,这跟孩子生病有关系吗?”

“自然是有关系的,你因为长久得不到释放,所以身体有些上火,孩子喝了你的奶,自然也就上火了!”

听到老周这么说,吴梅芳顿时委屈了起来,她老公在外地打工,走了已经好几个月了,她几乎每个夜晚都会想,甚至有时候自己触碰到那个地方都会有感觉,可丈夫走得那么远,一时半会根本就回不来,这可咋办?

“周师傅,那,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吴梅芳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将炙热的目光看向老周,心里莫名的出现了一丝渴望。

“办法自然是有的,那就是给孩子断奶,这不过孩子还小,必须要吃奶粉!”

吴梅芳家的情况很不好,早年吴梅芳的公婆得了重病,欠了一屁股债,要不然,吴梅芳的男人也不会放着新婚的媳妇不管跑出去打工。

现在看到吴梅芳一副为难的样子,几乎不用说老周都已经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果然,一番犹豫之后,吴梅芳有些委屈的说:“我老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来了,家里连日常的花销都没有了,哪里来的钱还孩子买奶粉?”

说到伤心处,吴梅芳直接捂着脸哭了起来,那委屈的样子,让老周心里一软,有一种想要将她搂入怀里好好疼惜的冲动。

“梅芳,你别哭了,你看看你长得这么漂亮,要是哭了就不美了,你放心,除了这个办法,我这边还有一个办法……”

吴梅芳一想到自己受的委屈,就伤心的不行,明明有老公的人,却过着寡妇的日子,多少个难熬的夜晚,她以为咬咬牙就坚持下来了,可真的遇到了事情,她才明白,自己的坚持依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什么办法,您说!”

吴梅芳的眼睛红红的,抽泣着抬起头看向老周,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我可要帮你按摩缓解一下身体,但是可能需要你配合一下,做按摩的时候不能穿衣服!”

老周欲言又止,最终表现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心里却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更多了。

吴梅芳愣了一下,咬牙犹豫了起来,她虽然结婚两年了,可跟老公聚少离多,还是很害羞的,老周虽然年龄大了,可毕竟是个男人,这要是真的脱光了衣服,那该多羞人呀!

可要是不按摩的话,孩子又怎么办?

最终,吴梅芳一咬牙便答应了老周。

老周激动地差点原地跳起来,臆想着吴梅芳脱光衣服躺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你要是太为难的话就……”

“周师傅,您别说了,我愿意,我愿意……”

吴梅芳反而有些着急,生怕自己的样子让老周不高兴,不愿意帮她按摩,到时候自己可怎么办呢?

或许是下定了决心,吴梅芳没有太多的耽搁,直接将衬衣的扣子解开,露出里面粉色的衣服。

不像是平常女人穿的那种带着厚厚海绵垫的那种,因为要哺乳,吴梅芳的衣服显得很薄,中间位置还有一个小孔,外面挡着一层用扣子控制着,喂奶的时候解开扣子就行了。

她穿着同色系的小裤裤,没有精致的蕾丝,可奈何她的身材好,硬是将五块钱的内内穿出了五百块的感觉。

就算是提前有了准备,可在吴梅芳脱得只剩下贴身衣服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羞红了脸好几次都做足了准备,却到最后不敢脱下来,看的老周都开始着急了。

最终,吴梅芳一咬牙,终于将最后的束缚除掉,整个人如同最完美的艺术品一般躺在了床上,红着脸看向了老周。

“周师傅,您开始吧!”

已经到了这一步,吴梅芳像是豁出去了一般,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带着颤抖,稍微带着一点喘息,媚眼如丝,早就羞红了脸。

老周心里大喜,手指开始在吴梅芳的娇躯上游走,每一次的触碰,都能够引起她的一阵战栗。

老周曾经听说过,像吴梅芳这样的熟女,对那方面的需求是很大的,若真是这样,那她绝对是长期欲求不满。

想要拿下这样的女人似乎很容易。

果然,还没有按几下呢,吴梅芳的身体就有了很明显的反应,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如一股电流钻进了她的身体,那麻酥酥的感觉异常明显,甚至那个地方,不知不觉的已经开始湿漉漉了。

为了缓解这种难以忍受的状况,吴梅芳咬紧牙关,两条腿死死的夹在一起,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感觉到她肌肉的僵硬,老周便安慰她说:“你要放松,让那种快感尽快的游窜至全身,只有迅速的释放,才能够达到效果。”

听到老周这么说,吴梅芳又开始为难了,虽然丈夫常年不在家,可那种事情她还是明白的,让她当着另外一个男人这么做,那该多害羞呀。

看到吴梅芳纠结,老周又接着说:“你不要觉得为难,我这是为了帮你治病,你想想你的孩子,他还这么小就不能吃母乳,那该多难受呀!”

果然,每次只要一提到孩子,就好像捏住了吴梅芳的软肋似的,终于让吴梅芳下定了决心,绷紧的神经也开始放松了。

按照老周所说,吴梅芳缓缓地放松了下来,脸色更加绯红,粉嫩的红唇微微张开,让老周看的舍不得移开目光。

他尝试着在那个地方触碰了一下,刚抵到那个地方,吴梅芳便一阵战栗,然后娇喘出声。

那情不自禁的声音,让吴梅芳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老周,发现老周并没有因此而嘲笑她,这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你这个地方比较敏感,接下来我会着重刺激这个地方,你有什么感觉就直接表达出来,不要勉强压抑自己。”

“嗯,我知道了,谢谢周师傅!”

吴梅芳咬着唇,说话的声音带着颤抖,绯红的脸颊上,那水汪汪的眸光灿若星光,不觉得就吸引了老周的注意。

别看老周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里,他也是激动的,尤其是看着吴梅芳这娇滴滴的美人在他的按摩下一点点的释放,展现出最真实,最原始的一面,老周就觉得自己舒服的不行,那个地方早就昂扬起来。

有了吴梅芳的回应,老周更是肆无忌惮的开始了下一轮的刺激,他直接将手指伸进去她的体内,感受着那其中的美妙,每一次都能够让吴梅芳娇喘出声。

“啊!不行了,周师傅,我不行了……”

在吴梅芳的一声娇喘后,她居然直接释放了。

空气中,一股旖旎的味道弥漫了出来,让老周有些迷恋的深吸了一口气,那个地方更是不受控制的抬起了头,隔着裤子,也能够看到那硕大的帐篷,饱满的如同想要破土而出似的。

“周师傅,我……”

吴梅芳觉得她都没脸见人了,好半天才抬起头看向老周。

“我理解,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吴梅芳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此刻全身瘫软,自从丈夫离开后,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感受到这种美妙的感觉了,虽然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用手指自己帮自己解决,可终究没有老王帮她弄起来刺激。

“嗯,是很舒服!”

吴梅芳娇羞着点头承认,想到孩子还躺在床上,就想着先起来看看孩子。

“小心!”

可刚撑着胳膊站起来了一点,却突然失了力气,又要倒下去了,老周急忙上前,将吴梅芳扶住,然后,吴梅芳呆住了。

老周的那个地方刚好顶在了吴梅芳的大腿上,那明显的刺激,让老周跟吴梅芳同时一个激灵,彼此目光相对,电光火石般的,就好像有了某种触动似的,让他们心底都燃起了一团火苗。

导致两个人不仅没有分开,反而搂得更紧了。

“对不起,我……”

“您不用说,我明白,一个人的日子我了解,您刚才帮了我,要不我帮您吧!”

老周心底大喜,急忙点头答应。

吴梅芳的手指白嫩纤细,柔软滑腻的就好像果冻,如果能被她握在手里,那肯定会很舒服。

而彼时,吴梅芳的手已经放在了老周的裤子上,虽然隔着裤子,可老周的尺寸还是让吴梅芳惊讶的不行。

她第一个想法就是,老周的本钱好大呀,第二个想法就是,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呢?

吴梅芳知道自己男人的尺寸,她一直觉得男人都差不多,此刻将老周的跟她男人的相比,他男人的就没发看了。

难怪她之前跟她男人弄的时候,有时候会觉得不满足,要是老周的这个能够长到他男人的身上那该多好。

不过很快,吴梅芳就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太那个啥了,这怎么可能呢?

就算是隔着衣服,老周也被突然而来的刺激给惊到了,整个人猛地一个颤栗,那原本高昂的地方更加雄伟起来,某种从心底深处蔓延出来的渴望,让他双目腥红的看着面前的妙人儿。

或许是老周的反应鼓励了吴梅芳,吴梅芳接下来直接将手伸进去,把她握在了手里,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就是想要得到。

刚才被老周弄的释放了之后,本来她已经很舒服了,可是在见识到了老周的庞大之后,又再次难受起来了。

“梅芳,我难受死了,只有你能帮我,求你!”

老周将吴梅芳搂在怀里,对着那娇嫩的美人儿提出更进一步的渴望。

吴梅芳早就羞红了脸,她其实心里也想着呢,此刻听到老周这么说,也垂下眸子,娇滴滴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再也不敢去看老周一眼。

老周心里大喜,直接将吴梅芳放倒在床上,然后三两下扒掉了自己的衣服……

相关文章:

打开无线路由后就会频繁掉线

【EMKMP-057】绫波梦軟禁セフレ女子校生 綾波ゆめ

拘留、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期限分别有多长?

乌贼肚里的墨水

他一下一下地盯着她 低喘贯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