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娜:共党的“人工窃听器”

2020-12-10 14:45 · 新商盟-chnore.com

  沈安娜的传奇之处在于举重若轻。

  在国民党机要部门卧底的十几年里,她左右逢源,从未暴露,最后全身而退,动作干净利落得让人击节。

  作为科班出身的速记员,沈安娜一分钟两百字的记录速度,让她在录音笔缺失的年代迅速上位,打入国民党的各大会议室,成为我党的“人工窃听器”,不动声色地把情报据为己有,转手南传,使得我方在战争中占尽主动。

  在机关里,写写画画的速记员,无疑是小人物,可对于情报工作来说,耳听八方的速记员,则是按住对方脉搏的重要人物。胆大心细,让沈安娜的速记之路走得顺风顺水。

  她17岁与中共党组织接触,19岁入速记学校学速记,20岁打入当时的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当速记员,22岁因为为人正派、业务过硬取得时任浙江省政府主席的朱家骅的信任和好感(后来朱家骅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23岁在朱家骅的帮助下,“特别入党”(指入国民党),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任机要秘书,听尽国民党高层会议,变身我党搜集国民党情报的“小雷达”。

  看沈安娜的照片,她无一例外都是在笑,不是大笑,而是浅浅的、嘴唇微张、脸颊露出两个酒窝的笑。她像一朵橙色的太阳菊,算不上绝色,但却充满活力,浑身透着机灵劲儿和俏皮劲儿,人见人爱。

  在国民党壁垒森严的机关里,为了保护自己,为了方便工作,沈安娜是不抢眼的小侍从:在情报战场上,在历史舞台上,她却是抢戏的大花旦。

  1939年年初,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召开,资深速记员沈安娜担当速记工作,她坐在离蒋介石三四米远的桌子旁,埋着头,只听不看,不动声色地弄到一大批第一手情报,为我党揭露蒋介石的反共阴谋立下汗马功劳。

  1943年,指导“新生活运动妇女指导委员会”的宋美龄,经常要发表演讲,身怀速记绝技的沈安娜应邀全程陪同,该记的记,该外送的外送,两份工作她都做得干脆利落,宋美龄满意,我党也满意。

  1945年,国民党六大召开,沈安娜担任记录员。

  1946年3月、6月,国民党高层的军事会议,沈安娜都亲临现场,蒋介石下令不让记的话,她就用心记,散会之后再用笔记录下来,传递给我党。

  蒋介石大概从未注意过这个“低眉信手匆匆记”的“沈小姐”。这个叫“沈安娜”的江苏女孩,也的确像江南的水一样,温柔伶俐,她不是《红岩》里怒斥反动派的江姐,她就坐在反动派身旁,低着头,微笑着,甘当配角,为他们服务。对于她来说,笔尖到处,即是战场。

  与其他披荆斩棘、出生入死的女间谍比,沈安娜的独特之处在于她无可取代的但又不扎眼的岗位。作为打入国民党心脏的女间谍, “党国”的纸醉金迷她尝过, “党国”的腐朽没落她亲历过,但她绝不留恋,14年卧底,血雨腥风都未曾动摇她的信仰。

  1949年4月,沈安娜接到上级指示:不必随国民党南下了。

  这种胜利的告别几乎可以被拍成一幕电影。可能是在漆黑的夜间,也可能是在微亮的黎明,金陵城的梧桐树叶虽刚新绿,但梅雨将近,整座城市一片飒然。

  沈安娜提着麂黄色的小皮箱子,穿着旗袍,外面套着绒线外套,脚上穿着浅跟皮鞋,走起路来,鞋跟撞击在青石板上,“嗒,嗒,嗒……”我们只能看到她轻倩的背影。

  她忽然停了一下,她身后的镜头慢慢地越拉越大。沈小姐转了一下头,微微笑了笑。这是潇洒的笑,如释重负的笑。一个没落的蒋家王朝在她身后,渐行渐远。

相关文章:

SNIS-636 葵作品2016年04月02日

吴青峰男友是谁? 吴青峰与男友暧昧短信被曝光

水星MW300R 路由器如何固定ip上网

风中烛火大厦建成了吗 迪拜目前还只是设想并未实现

大公鸡与大白兔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