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奇遇记

2020-12-11 20:22 · 新商盟-chnore.com

  身下是冰冷而潮湿的沙粒,咸腥的海浪在耳畔凛冽地咆哮着,我下意识地用舌尖舔舔干涩的嘴唇,很咸,很苦,“我……这是在海边吗?”记忆里的最后一个小时,我和弟弟皓然趁着看大门的孙爷爷不注意,偷偷溜进游乐场的“鬼屋”里。我俩在“鬼屋”里玩得不亦乐乎,之后,我们立在那个狰狞的“狮面人身兽”面前,弟弟兴奋地惊叹道:“这个狮兽做得可真逼真呀!”话音未落,我倏地看到“狮兽”僵硬的表情变成一丝邪笑,在微弱的灯光下,它突然张开了大嘴。我和弟弟吓得捂上眼睛,一股强大的气流忽然袭向我们,势如汹涌的海水,把我们推向黑暗漩涡中……    “哇,你终于醒了!”一只毛茸茸长着大鼻子的小矮人殷切地望着我说,“和你一起来的那个是你弟弟吧?我的另一位地精朋友已经带他回家了。”    “什么?你是地精?”我都十一岁了,还第一次听说有“地精”这种动物。    “嗯嗯,”地精闪动着一对绿色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说,“我们地精很好客的,就是魔法不太高超,经常受点小欺负什么的。嘿嘿,不过我们最近在刻苦研究‘抵制黑魔’的书籍,相信不久后我们就可以不被‘斯恐拉人鱼’欺负了。”说完,它用毛茸茸的小手揉了揉脸上那滑稽可笑的大鼻子,然后,从满是补丁的衣兜里掏出一个水晶碗来,碗里烟雾缭绕,像是液体的光,又像凝固的风。    “闭上眼睛吧,我请你去我家做客。你弟弟说不定此时正在吃热乎乎的流星布丁呢!”地精柔柔地说。    我诧异着问:“不用坐车吗?”    “不用的,‘冥想碗’会带我们去所有想去的地方。”地精又说,“不过一定要紧闭上眼睛呦,不然冥想空间里的光会蜇伤你的眼睛!”    我听后打了个冷颤。看来,只能听从地精的安排了,于是我紧紧闭上了眼睛。    这时,只听耳畔“噼里啪啦”的,像是燃烧枯木的声音,脑子里晕乎乎,头仿佛朝下,又仿佛朝左、朝右,恍恍惚惚过了一会儿,一个熟悉而稚嫩的声音传来。    “姐姐,你终于来了!地精们真好,为我们准备了很多很多超好吃的‘流星布丁’!”我一睁开眼睛,一下子搂住弟弟,拥抱在一起。    地精果然友好而好客,从地窖里拿出很多发光的“流星布丁”,味道奇特,里面还充满了神奇的闪闪流星,放到嘴里是一股甜滋滋的奶油味道,还散发着一种让人充满快乐的香味。    “真的很好吃呀!”我一口气吃了好几个流星布丁。    那个带我回家的地精叫萝卜鼻,带弟弟回家的地精叫蝴蝶耳。    “它们长相怪,名字也怪怪的。”我悄悄对弟弟耳语说。    声音虽小,但还是让蝴蝶耳听到了,它很不高兴,竖起一对跟身材极不相称的大耳朵说:“如果让我长成你们人类这个怪模样,我宁可把家里所有的镜子都扔掉!”    然后它扭头对萝卜鼻说:“亲爱的你说呢?”    “当然了亲爱的,我一百个赞同你的观点。”萝卜鼻耸起肩膀,竖起大拇指说。    我和弟弟相互对视,哭笑不得,也许在地精们的眼里,人类也是个怪物吧。    地精的家虽然有些破旧但也很有意思,天花板上飘着朵朵白云,屋里还有柱子似的大树……我和弟弟都奇怪,地精是怎样把白云收集起来的?另外,在燃烧着的灶台旁有一只旧旧的大铁锅,一根擦得锃亮的铜铲,和十几只说不上颜色的小瓶子,萝卜鼻熟练地拿起一只瓶子,吹吹上面的灰尘,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们说:“饭后再喝点热乎乎的美梦汁吧。”    铁锅里马上冒起了七彩泡泡,像是儿时吹的肥皂水一样,我和弟弟都看得入了神。只见萝卜鼻伸手撕下天花板上一小片云朵,放到锅里。    “哈哈,终于做好了!先请两位远方的客人尝尝吧。”萝卜鼻兴奋地说。    蝴蝶耳殷勤地端着两杯“美梦汁”递给我和弟弟。我屏住呼吸,一下子倒进了喉咙里。咿!味道还不错呀,有点巧克力味和淡淡的香草味。    看到我喝得还挺香,弟弟也端起杯子,吧咂吧咂嘴,说:“嗯,美梦汁的味道还真不错!”    喝了美梦汁,又躺在地精圆形柔软而温暖的小床上,我和弟弟很快就进入了美梦里。    半夜,我忽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压着,睁开睡眼,啊!透过幽暗的月光,我和弟弟被几只,不,几十条黑压压的火龙缠绕着。    我和弟弟,还有萝卜鼻、蝴蝶耳都被这群不速之客带到了一座荒岛上,然后飞龙就“嗖嗖”地飞跑了,荒岛被汹涌的大海包围着,静谧的月影投射在冰冷的大海上,给人以荒凉而神秘的感觉。    忽然,滚动的白色浪花上,浮现出几个类似人的身影。    “斯恐拉,那是斯恐拉人鱼。”萝卜鼻惊恐地大喊道,一旁的蝴蝶耳则颤抖着嘴唇,绿色的大眼珠吓得仿佛瞪了出来。    只见浪花上的人鱼手拿铁叉,人面鱼身,皮肤是蓝色的,凶巴巴的样子.脖子上还挂着贝壳项链。    “这可不是我在童话书中看到的人鱼公主模样呀!”弟弟哭丧着脸说。    “萝卜鼻,快拿出你的冥想碗吧!”我忽然想起地精的法宝。    “噢,那个不好意思,我用冥想碗盛剩下的流星布丁了。”萝卜鼻摊开手,抱歉地说。    “哎——”真是个没脑子的地精啊!还说研究“抵制黑魔”的书籍,我看它们就是研究一辈子也研究不出来的。    斯恐拉人鱼乘着浪花越来越近,近在咫尺了,它们面无表情。忽然,一个人鱼略微弯下腰,伸出一只蓝色的胳膊,做了个很恭敬的半环绕姿势。    “它们要吃了我们吧?”萝卜鼻和蝴蝶耳紧张地说。    “不一定。”我蓦地觉得人鱼的姿势很像我们人类友好欢迎的姿势。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几个人鱼就架着我们的胳膊驶进了大海,不知何时,我们的脖颈上也被挂上了一串闪闪发光的贝壳项链,戴着这项链可以像鱼似的穿梭在海水里。    海底下人鱼的宫殿是一艘大轮船的残骸,人鱼头领戴着金灿灿的皇冠,用冷峻的眼睛望着我们。    不,应该是望着我。它用蓝色的手递给我一个密封着的小玻璃瓶,里面的纸条上清楚地写着:

相关文章:

SNIS-636 葵作品2016年04月02日

吴青峰男友是谁? 吴青峰与男友暧昧短信被曝光

水星MW300R 路由器如何固定ip上网

风中烛火大厦建成了吗 迪拜目前还只是设想并未实现

大公鸡与大白兔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