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杀死了我的狗

2020-12-12 07:00 · 新商盟-chnore.com

  “可以进来吗?”

  “进来……你姓什么?”

  “塔博尔卡。”

  “你的名字是什么?”

  “塔博尔。”

  “你没有名字吗?”

  “有……萨沙。可是大家都叫我塔博尔。”

  他站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手里提着一只裂开一道道白褶子的黑色大书包。皮提手断了,挂在一只扣环上,书包几乎拖到地板上。如果不算这只褪了色的旧书包的话,塔博尔卡的外表就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了——圆乎乎的脸蛋,圆溜溜的双眼,圆圆的小嘴。

  校长打量着男孩,竭力想回忆起这个学生是犯了什么错被叫到他这里来的。是打碎了灯泡,还是在谁的脸上揍了一拳?难道这一切你都记得过来吗!

  “过来,坐下吧……不是坐在椅子边上,要坐正。别啃指甲……讲讲你的事吧?”

  男孩子不再啃指甲,一对溜圆的眼睛瞅着校长。校长又高又瘦。他只占了半个皮圈椅,而另一半空着。他的手也是又细又长,平放在桌上。当校长的一只臂肘弯曲时,就像个在黑板上画圆周的大圆规。

  塔博尔卡瞅瞅校长,问道:

  “您是指狗的事?”

  “是狗的事。”

  男孩子的两眼盯住一处:挂着雨衣和深褐色帽子的墙角。

  “我怕小狗出事,就把它带到学校里来了。带到了生物角,那里收小蛇和金鱼,可是却不收狗。难道小狗比那些蛇蠢吗?”

  他咽了口唾沫,抱怨地说:

  “狗还是哺乳动物呢。”

  校长仰靠在椅背上,五个手指像梳子似的在又黑又密的头发上拢了一下。

  “于是你就把狗带到教室里来了?”

  此刻,校长才想起这个捣蛋的家伙是为什么事被叫到他这里来的了。他只是等待恰当的时候,对这个很久没理过发的、圆圆的脑袋大发雷霆。

  男孩又咽了一口唾沫,眼睛仍然没有离开雨衣和深褐色的帽子,说:

  “它静静地趴在课桌底下,没尖叫,也没用爪子挠耳朵。尼娜·彼得罗夫娜没发现它。同学们也都忘记了在我的课桌底下有条狗,也没人哧哧发笑……可是后来狗撤了一泡尿。”

  “尼娜·彼得罗夫娜对此很不满,是吗?”

  “很不满……她踩在尿上,就像被蜇了似的跳开了。她冲着我和狗叫喊了半天。随后她命令我拿抹布把尿擦干净。她自己则远远地站在一旁,她怕狗咬人。同学们又叫又跳。我拿擦黑板的布把尿擦了。尼娜·彼得罗夫娜又嚷起来,说我拿错了抹布,并叫我带着狗赶紧滚开。不过,她倒没什么……她没杀我的狗。”

  塔博尔卡的两眼依旧盯在一处,从一旁看起来,他似乎不是在对校长,而是对校长的雨衣和帽子讲话似的。

  “就这些?”校长问道。

  塔博尔长是今天光顾他这里的第五位了,因此校长已不想再继续谈下去。如果男孩说一声“完了”,校长就会放他走的,然而塔博尔卡没说“完了”,也没点头。

  “没完,”他说,“我们还去过派出所。”

  时间越来越难熬!校长响动很大地把椅子往桌子跟前挪挪。他坐在这张椅子里犹如他穿着一件过于肥大的衣服一样。大概,他的前任——老校长是个胖子,才置办了这把椅子。而他是新上任的校长。当校长的也有新手。

  “你是怎么进了派出所的?”

  塔博尔卡脸没发红,也没感到不安。他不慌不忙地立即讲起来:

  “我的狗不咬人。不像那些高大围墙里边的狗总是龇牙,那样凶恶。那些狗的黑鼻子从大门下面探出来,就像双筒猎枪一样。而我的狗总摇着尾巴。

  它是一只白狗,眼睛上方长眉毛的地方长着一对三角形的棕色斑点……”

  男孩讲得很平静,声音单调。每个字就像光滑的小珠子一颗颗地从他嘴里蹦出来。

  “它也没咬那个女人。它只是跟她逗着玩,咬住了她的大衣。可那女人往旁边一躲,大衣就被撕破了。她认为我的狗咬人,便大喊大叫起来。把我拉着去了派出所,小狗则在一旁跟着跑。”

相关文章:

高以翔获电视剧最具人气男演员大奖, 是荣耀也是怀念, 获奖过程泪目

MEAT-018优木いおり桥本有菜11月2019番号 蕾丝丝袜内衣浴室美女

鳄梨来了

chemistry是什么意思

造句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