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科波菲尔(节选)-英国

2020-12-14 15:02 · 新商盟-chnore.com

  我生下来了(谈谈我的出生)  我叫大卫·科波菲尔,我生在布兰德斯通,我是一个遗腹子,也就是说我父亲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前六个月就去了另一个世界。即使现在,一想到他从未见过我,我就感到有点奇怪。  一天下午,我母亲正坐在火炉旁,身体虚弱,情绪忧伤,泪汪汪地看着火,对自己和那即将来到这个世上的,没有父亲的小陌生人,感到绝望万分。  她对渡过眼前的难关太没把握了。当她擦干眼睛抬起头来时,看到贝西小姐走向房前。她没有拉门铃,而是来到窗前向里张望,把鼻头使劲压在玻璃上,因此我那可怜的母亲过去时常说,当时,贝西小姐的鼻尖马上变得完全平了而且还变得白了。  贝西小姐是我父亲的姨母,所以是我的姨婆。我母亲总叫她贝西小姐,其实应称她为特洛乌德小姐。她曾结过一次婚,可她的丈夫很坏,因此贝西小姐给了他一笔钱和他分手了。她和一个佣人住在海边的一间村舍里。  我相信,她曾经非常喜欢过我父亲。但我父母的婚事使她大为伤心。她说我母亲是个“不懂事的小玩意儿”。因为当时我母亲还不满二十岁。父亲和贝西小姐大吵一架,就此再也没见过面。  我母亲看到贝西小姐在窗前,马上跑去开门。  “我猜你是大卫·科波菲尔太太吧!”  “是的,”我母亲有气无力地说道。“请进来。”她们走进客厅,俩人都坐了下来。贝西小姐一言不发,我母亲尽量克制自己,但也没用,还是哭了起来。  “哎,行啦,行啦,行啦!”贝西小姐忙说道。“别那样!好啦,好啦!”  但是我母亲还是哭个不停,一直哭到她感到痛快了为止。  “把你的帽子脱了,孩子,”贝西小姐说道,“让我看看你。”我母亲照她的要求办了。  “哎呀,我的天!”贝西小姐大叫道。“你实在还是个孩子啊!”  我母亲确实非常年轻,她看上去比她的年龄还要年轻。她低下了头,好像这是她的罪过。她抽抽噎噎地说,假如生产后还能活着的话,她还要当一个孩子气的母亲呢!  “我浑身发抖,”我母亲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想我是要死了!”  “不,不会的,”贝西小姐说道,“喝点茶吧!”  “你的女孩叫什么?”  “我还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呢,”我母亲天真地说道。上帝保佑孩子!”贝西小姐喊道,“我不是指你的孩子,我是说你的女佣人。”  “佩戈提!”我母亲说道。  “喂,佩戈提!”贝西小姐开了客厅的门叫道,“拿茶来,你的太太有点不舒服。别偷懒了。”  贝西小姐俨然以一家之主的口气发出这道命令。  “你刚才说过要生一个女孩,”贝西小姐说道,“没问题,一定是女孩。听着,孩子,从这女孩生下来起——”

相关文章:

高以翔获电视剧最具人气男演员大奖, 是荣耀也是怀念, 获奖过程泪目

MEAT-018优木いおり桥本有菜11月2019番号 蕾丝丝袜内衣浴室美女

鳄梨来了

chemistry是什么意思

造句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