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学长够了别要了别揉,痛啦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

2022-07-08 19:45 · 新商盟-chnore.com

我擦,有人敢对林蕾动粗?这还得了?

原本还是一副无所谓表情的王潇顿时皱起了眉头,转身就来到了房屋北面的一楼诊所。

此刻正值晚上七点,本来是诊所生意的高峰期。之前王潇路过几次诊所门口,知道这家诊所的生意不错,林蕾在附近一带的口碑非常好。她自己虽然不是坐诊医生,但是也是个实打实的医生。诊所几年开下来,生意非常好。

如果往常,这会儿诊所肯定爆满了,甚至不少大妈大叔都喜欢带着还在来楼下玩。

但这会儿,整个诊所的玻璃墙,内部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全部被砸碎了。四百平米大的诊所变成了一片废墟,宛若被强盗洗劫过一般。

林蕾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布满玻璃碎片的地面上,看着周围被打砸的器械碎片,整个人都有呆了。

她带着轻微的呼吸声,但是站在门口的王潇分明听出来,这是抽泣的声音。

这么一个诊所虽然不大,但是里面的设备和药品加起来少说有百万以上,如今说没了就没了。再说,这真说可是林蕾倾注了好几年的心血。

就在林蕾感到万分无助的时候,忽然一只厚重的手掌扶在她的肩膀上:“蕾姐,给,擦擦眼泪。美女哭起来可就不好看了。”

说着王潇很欠扁的刷了一张餐巾纸给林蕾:“从科学的角度上说,每哭一次都会导致人体细胞大量死亡,同时还会加重内脏的负担。就是单从感情上讲,所带来的负面情绪也会对人的心理造成很不好的影响。特别是美女,哭的话还会影响美丽指数。”

一说会影响美丽指数,林蕾或有或无的收敛了些,慢慢的停止了抽泣:“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你走吧……我不是让你卷铺盖走人么,你还留下来干什么。”

王潇道:“有人胆敢伤害我的蕾姐,我铁定饶不了他。走吧,我请你吃晚饭。”

林蕾最初很不愿意,但是被王潇软磨硬泡,最后半推半就被王潇拉扯着离开了诊所。

王潇走在身后,掏出电话打了个号码,低声道:“雷明,事情是这样的……”

王潇用很低的声音简单讲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最后压低声音道:“去查,我要知道一切的消息,但凡参与了打砸行动的,一个都不放过。”

说完,王潇就挂了电话。急忙跟上前面的林蕾:“蕾姐,晚上我们吃点什么啊?”

“不吃了,去酒吧喝酒。”

“你这个状态能喝酒么?”

“放心吧,我的酒量好的很,就怕你不行。”

“我非但喝酒行,其他事情更行,蕾姐你要不要试试?”王潇一脸欠扁的看着林蕾的胸口。

“去你的!”林蕾登时笑骂起来,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

王潇一本正色的说:“你想哪里去了?我是个很纯洁的人。”

林蕾看着王潇的表情忍不住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王潇看着她那笑容,几乎都要痴了。

“看什么看,呆子。快陪我喝酒去。”

……

附近,格莱美酒吧。

虽然规模不是特别大,但是生意格外的红火。

两人要了一箱啤酒,一盘水果,坐在高脚凳上便干了起来。

借着闪烁的霓虹灯,劲爆的音乐,一种让人迷醉的感觉油然而生。林蕾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灌下了两瓶才停息了会儿。

酒瓶虽然只有330毫升,但一口气两瓶下去,也够呛啊。

“来,喝一个。”林蕾又拿起一瓶。

王潇陪着喝。

一箱喝完,林蕾这才有了点醉意,面色红润。本就熟透了的林蕾,在酒精的刺激下更加的红润诱人,像熟透了的蜜桃。

“你知道我现在有多难受么?”

林蕾说一句话喝一口酒,喝一口酒说一句话。

“我不是心疼钱。这诊所乃是我爷爷传给我爸爸,我爸爸传给我这样流传下来的。我爷爷那个时候,这个镇子还十分落后,连一个看病的地方都没有。我爷爷出过留过学,学的是西医。他学成之后直接放弃了外国高薪的工作回到镇子里,将西医带回来了。那个时候,镇子上的人第一次知道西医。”

林蕾猛的喝酒。

“我爷爷那个时代生活条件不好,卫生环境也不好。很多人得病了就得忍着,挨得住就继续过日子,挨不住就这样死掉。所以我爷爷学成归来,在镇子上租了一个房间,专门给别人看病。很多付不起钱,我爷爷就给他们垫付,对于一般的人,我爷爷只收取成本费。”

“后来,镇子上的人都到我爷爷这里看病,我爷爷不得不变卖家产,开了一家诊所。但是仍旧秉持不盈利的信条。我爷爷三十二岁归来看病,一直到八十五岁……从未收取一分费用。我爷爷一生都在推行西医,到了我爷爷晚年,西医开始传遍整个华海市。我爷爷为传播西医可谓鞠躬尽瘁。临死的时候嘱咐我父亲也要秉持同样的信条,后来我父亲也因为得了一种怪病离世了,这一切便由我林蕾来继承了。”

“你知道我爷爷死的时候,镇子上给我爷爷送了一块什么样的匾额么?”

王潇喝了口酒,问道:“什么?”

林蕾猛的喝了一瓶,猛的一拍桌子,死死的盯着王潇:“我爷爷死的时候,全镇五万口人全部来送行,联名送上一个匾额‘医者仁心’。那场面你能想象么?”

王潇一怔,医者仁心四个字在脑海里荡漾着。

全镇十万人送行……王潇忽然被林蕾这个爷爷深深的震撼了。

一辈子行医济世,这样的高尚品德,值得敬仰。一个社会需要这样的人,如果人人都自私自利只盯着自己的事情,那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凝聚力?那人和其他动物又有什么区别?

“现在每个医院每个诊所都挂着‘医者仁心’四个字,可是又有谁能够真正做到这四个字?他们根本不配这四个字。”林蕾凑到王潇跟前,贴的很近,王潇已经能够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儿。

“你说他们配不配?”林蕾问。

王潇摇头:“不配。”

“没错,他们就是不配。我爷爷用了一生才得来的荣耀,他们凭什么随便出一张纸就可以得到?这些人简直就是土匪,他们忘记了我爷爷当初为镇子贡献的一切,现在要来强征土地,我们祖传三代的诊所说砸就砸了……他们简直连畜生都不如!”林蕾一边喝酒一边愤然的说着。

“之前我一直不愿意他们拆迁,就是希望可以用我自己的能力保护祖宗留下的家产。我还幻想着他们会念及我爷爷和我父亲为镇子做出的贡献,不敢对我来硬的。长期以来我们就这么对峙着,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他们今天请了一群混蛋强盗来,直接把诊所给砸了。还威胁我说不同意搬迁就要把握弄死……哈,哈哈,哈哈哈……我爷爷为了镇子苦了一辈子,我父亲为了镇子也牺牲了,如今我重拾父亲和祖父的遗愿,也为镇子奉献了四年。可是换来的是什么?换的却是这样的下场。可笑!可笑……”

“我们祖传三代为镇子奉献牺牲,得到的居然是这样的报应?!我九泉下的爷爷和父亲要是知道了,那得多伤心啊。”

林蕾边说边哭,最后居然哭的稀里哗啦,依偎在王潇减半上哭成了一个泪人。王潇好说歹说才安慰好她,最后她醉醺醺的趴在王潇身上睡了过去。

王潇拂去她眼角的眼泪,看着这么一张让魔鬼都感到发狂的脸孔,此时此刻却让王潇感到心酸、心疼。

酒吧的音乐更加劲爆了,人也越来越多了。

王潇却没有任何的醉意,安静的扫视着周围,仿佛很惬意这样的感受。

“潇哥。”

一个粗犷的男声在王潇背后响起。

随着而来的是身高一米八身穿一身黑色风衣的青年。青年气宇轩昂,十分帅气,气场十分强大。但是对王潇却十分敬重。

王潇瞥了眼沉睡的林蕾,将林蕾放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说。”

雷明嘿嘿笑道:“我还是不坐了吧。事情我都调查清楚了。打砸诊所的人叫做苍蝇,是花桥镇一带的恶霸。苍蝇自己是飞龙帮的外围弟子。苍蝇的住处我已经寻找到了。潇哥,怎么个弄法?”

王潇道:“来真的。明天我在诊所门口等你。”

雷明点点头:“了解了。”

说完雷明转身离开。

王潇又复一个人喝着闷酒,林蕾固然是因为难受才喝酒,但是王潇又何尝不是难受?

根据老头子的说法,自己的祖上也是个很大的世家,本来自己出生在世家之后,那必定是从小享受荣华富贵的命,那是何等快哉?

可是,自己一出生就被父母家族狠狠的抛弃在大街上的垃圾桶里。

寒冬腊月,如果不是老头子及时发现,自己早就被完蛋了。

至于被抛弃的原因,那是因为自己出生就没有脉搏,心脏没有跳动。后来王潇跟着老头子在深山野林慢慢长大,也知道自己的心脏的确有问题。

——是个畸形心脏,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心脏。

别人的心脏都是由两个心房和两个心室以及无数的动脉静脉组成,大致是一个芒果形状。

但是自己的心脏是个球形,而且是黑色的球形。而且和静脉动脉都不联通,无法搏动也就无法维持血液循环。

按照祖上的说法,自己的确是个怪胎。

自己出生本来就要死的。

是老头子花费了重大的代价给自己体内植入一个金属起搏器,这才维持血液的通畅,王潇也因此得以活到现在。

而且老头子是个怪医,当初一门心思要救活自己也是想证明自己的医术。

王潇自打知道自己的身世和身体情况之后就发奋的学习医术。他不想死啊,他想找到治疗自己这种病症的方法。

至少,他必须要弄清楚体内的那个黑色小球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是怎么来的?

毕竟,至今连鬼医老头子都不知道这个黑色小球是什么东西。期间王潇去过无数大医院拍片做探查,结果这个黑色小球拒绝一切的超声波和穿透性射线。

最尖端的科学也无法探测它的本质。

“妈的,这就是命运弄人么?”王潇猛的灌了一瓶啤酒:“难不成我王潇生来就是悲催的命?不,我不服,我不甘心!我一定会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老头子是因为担心自己离他太远,一旦自己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无法照应,这才一直不让自己下山。哪怕偶尔下山公干或私干,老头子也要寸步不离的跟着王潇。

虽然王潇对此很不爽,但是他心里是感激的。

在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只有老头子不把自己当成一个怪胎吧。

他猛的喝了口酒,眼角带着淡淡的泪花:“老头子,原谅我王潇这一次不听你的话,你等我,我找到方法就回去给你认错。你等我……”

深夜两点,王潇还在一个人兀自喝酒。

期间倒是有几个长的很不错打扮的也很性感的少妇上来搭讪,王潇对于少妇还是比较有兴趣的,和好几个都聊得不错,就差最后一步去附近哪个酒店的时候,睡在一旁的林蕾就扑在王潇身上。

这让少妇们纷纷露出鄙夷的神情,扔下一句:“有马子还出来泡妞,变态!”

然后少妇们就走了。

王潇苦逼啊,最后只好拉着醉的不省人事的林蕾离开酒吧回到自己那个十平米的小房间。

王潇将她放在床上,自己冲了个澡,穿着裤衩就出来了。

这会儿林蕾正躺在床上,面朝上,双腿微微张开,将本就很紧的蓝色真丝短裙蹦的更紧了,露出一个美丽的轮廓。修长的美腿在丝袜的衬托下更显出几分惊魂动魄的美丽。脚上那一双高跟鞋还吸着带子,将脚踝拉出一个美丽的弧线。

她面色通红,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熟了的味道。

王潇靠近,仔细的打量着这她。

“是不是给她洗个澡?让她睡的更爽一点?”

给她洗澡……这是不是不太道德?万一洗澡到一半她忽然醒过来怎么办?她还不要吃了我啊?

不知道她的胸围多大?

D还是E?

真想看一看啊……

王潇一边想一边在床头坐了下来,听着她沉睡的均匀呼吸声,想来一时半会她应该不会醒了吧?

王潇不自发的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慢慢的抚摸着林蕾的大腿,感受着丝袜的光滑细腻。

“嗯~”

林蕾似乎有反应,轻轻的叫了一声。

这可把王潇吓了一跳,贴着她下面的手也不敢动了。过了会儿林蕾又沉睡过去,王潇这才松了口气,当下停手道:“算了,趁人之危不是君子所为啊,我王潇什么时候混成这样了。”

可就这时候,林蕾居然一把翻身将王潇半个身体都压在身下。

王潇以为她醒了,吓得不轻。幻想了千万种即将面临的后果……

可是,林蕾并没有醒来,而是使劲的往王潇身上钻,居然开始撕扯王潇的衣服,然后一手握住他的……

这一下不得了啊……

……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户散射下来,照射在床上。

林蕾只觉自己头疼欲裂,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恢复过来,她缓缓睁开眼睛,过了许久才适应光线。

她马上感觉到不对了。

这房间怎么这么陌生?

这不是自己住的房间啊。

我这是在哪里?

她思维终于转动起来。

转头四顾,这个房间完全不认识……但好像又有点儿熟悉。

我这是在干什么?

她又看了看自己……一丝不挂。

她的确有裸睡的习惯,也就没有感觉到太惊奇,可是当她转头看到旁边睡着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反应过来。

“啊!”

超过一百分贝的声音将整个房间都震的摇晃起来。

王潇也被吵醒了,大叫一声:“啊!”

“啊!”

“啊!!!!”

两个啊来啊去啊了好一会儿,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啊”的一声。

王潇很不幸被一脚踹下了床。

“闭上眼睛!”

“转过去。”

“不准偷看!”

“你要是敢回头我就要你好看!”

“……”

王潇也没穿衣服,就这么笔挺的站着,背对着林蕾,一副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样子。

好一会儿,林蕾穿戴整齐,然后丢了几件衣服给王潇:“快穿上。”

王萧穿上衣服,仍旧不敢回头。

林蕾到底是27岁的熟女了,遇到这样的情况倒也没有要生要死的,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她咬着牙关说话:“说,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

王潇大义凛然的说:“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做。”

林蕾的确没有感觉到自己下面有什么不对劲的,不然她早就拿菜刀冲上去和王潇拼命了。

但是她感觉到嘴巴有些不对劲,舌头里有一些黏黏的感觉和一种异样的味道。她隐隐猜测到什么了,但是不敢相信。

“老实交代,你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你要是敢说半句谎话我就要你好看。快说。”林蕾心里那个惊啊,自己不会真的用嘴帮他那个了吧?

要是这样……那真是羞死人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王潇道:“没有,什么都没做……我昨天给了酒吧服务生一点消费,让他送我们回来的。回来之后发生的一切我都没有印象了。我不知道……”

王潇暗想,笑话,这种事情我怎么能够承认,不然你还不杀了我啊。不过你那技术真是一个叫赞啊,真是爽爆天了,让人流连忘返啊。

“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林蕾厉声质问:“那我身上的衣服被谁脱掉的?难不成是我自己脱了我的衣服不成?你的衣服又是谁脱掉的?难不成也是我脱得不成?”

王潇真想大声说一句:这一切还真就是你干的。

不过王潇当然不能这么说,不然……后果难以想象啊。

不记得是怎么回的家,更不记得我是如何昏昏沉沉的睡去,只记得在极度的燥热之中,额头和胸口那片片的凉意,这凉意就好似是上天赐予,让我在无尽的沉沦之中逐渐地解脱出来,继而安然入梦。

文学

翌日清晨时,一声极重的关门声震醒了我,脑袋还在疼痛当中,我不禁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我的床上趴着一个女人,长长的刘海遮挡住了她的脸颊,是张琪?

自从我开始进入青春期,张琪就已经跟我分开睡,久违的感觉浮上心头,我伸出手来想要如同小时候一样摸一摸她的脸颊,却赫然发现,那刚刚开门进来的人,就是张琪!

这一下我彻底的懵了,如果说刚刚从门外走进来的那个人是张琪的话,那么趴在我旁边睡着的人是谁?

心中顿时浮现出一抹不祥的预感,我看着张琪那一张怒气冲冲的脸,不由得心里一惊,更是慌乱无比,“姐我……”

张琪此刻脸色阴沉如水,这还是我头一次看见她愤怒的模样。

“你给我起来说清楚!”她的声音冷冽如冰,而我愣了大约几秒钟,一股脑儿的爬起身来。

掀开被子的瞬间,感觉下身一凉,再下意识地摸了摸我的身上,衣服早不知道哪里去了!

面对着张琪的怒色,我只好随手套了一件睡衣,站在张琪的面前。

她的脸色很差,眼睛里全都是血丝,似乎一整夜都没睡。

“她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家里?”张琪的话让我整个人一愣,但关于昨天晚上的细节,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我在问你她是谁!”张琪心里的愤怒似乎已经压抑不住,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怒气,看着她浑身湿漉漉的模样,昨天晚上下了雨,这是我记忆之中唯一还记得的地方。

张琪出去找我了。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暖,昨天晚上她一定找的很辛苦吧?心里萌生出愧疚感来,但她那尖锐和充斥着愤怒的问题,我却是瞠目结舌,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依旧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她看我不回答,扭过头去,我依稀看见她的眼角噙着泪。

我焦急的对着她辩白,我说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什么事情都没做。

但张琪只是摇了摇头,昨天晚上睡在我旁边的艾美薇,身上衣服很完整,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的名字,我还记得,而仅剩不多的记忆里,却只有喝醉酒之前的事,关于之后,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我们什么事都没做,昨天晚上我跑出去喝了酒,我心里难过……”我就如同小时候惹张琪生气跟她认错一般。

换做是以前,她是一定会接受的,然而这一次却是没有。

她问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我自然回答没有,然而回答这个问题时,就连我自己的心里也没谱,宿醉刚刚醒来的我,又怎么有发言权来自证清白?

我和张琪似乎是陷入到了一种僵局之中,而打破沉寂之人,就是刚刚醒来的艾美薇。

她看着我们俩怪异的气氛,却大大咧咧的走到张琪面前告诉她,昨天晚上照顾我的人就是她,还说我叫了一夜的姐姐,然后笑眯眯的抓起手包走了出去。

张琪一直在沉默,这种沉默却让我心慌不已,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她,也不知道她会对我说些什么。

过了良久,张琪突然开口说,你就那么讨厌吴琼吗?

想起昨天晚上吴琼紧紧地把张琪抱在怀里的那一幕,我心中的怨气和酸涩再次升腾,我对她说,没错,我就是看见吴琼抱你,我很恶心,很反感!

张琪一下子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很显然,她应该猜到了我昨天放学之后去了哪里。

“你去上学吧。”张琪慌乱地站起身来,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早餐已经摆在桌子上,但她却慌不择路的逃走,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这种感觉让我内心更加酸涩,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自己最亲最爱的人,逐渐地远离自己,最后只留下一个浅浅的背影,消失不见。

我……

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却变成了酸涩的泪,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任凭指甲深深地嵌在肉里,疼痛让我清醒,更让我意识到,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或许张琪就真的要彻底离开我了!

抬头看了一下表,已经快到我平日里去上课的时间了,简单收拾一下自己,看了一眼桌子上张琪买好的早餐,许是赌气,又似是因为早上的事情而吃不下,拎着书包推开家门,回头看了一眼,一片冷清。

走在上学的路上,却发现弄堂里似乎站着几个人,似乎是在等我?

当我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时,其中一个伸出手来按在我的肩膀上,笑眯眯地对我说,小子,你就想这么躲过去?昨天可是没堵着你!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些人是刘梓砚找来的,昨天下午因为提前放学而逃过一劫的我,却是想不到在今天早上被他们抓了一个正着。

“怎么?你们是刘梓砚找来的?”我冷眼看着他们,这些人的面孔并不熟悉,身上穿着的校服也并非是我们学校,看样子是刘梓砚转学前的同学。

个头明显比我高出一个头来的男生,拽着我的衣领,把我按在墙上,脸上表情说不出的虚伪。

“别以为得罪了人就可以安然无恙,今天就是来特意教训教训你的。”

这几个人个头都比我高,至少也应该是高三学年的,手里头把玩着甩刀,这东西我并不陌生,因为班级里似乎很流行这东西。

甩得眼花缭乱的甩刀,甩出一个花后,那细细的刀刃在我的面前晃了晃,那个高个子男生无比得意的开口说,就你这样的,会玩刀吗?

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冲动,脑海里猛然想起那天我用刀扎成哥的场景,迸射出的血流,染红了瓷砖。

经历过一次之后,我的心也愈发的暴戾,看着眼前这几个高年级的学生,我的心在低鸣。

不能任由着他们欺负我!

这老天爷已经对我够不公平了,无论是吴琼还是这些无事生非的学生,他们都在欺负我!

他们欺负我从小没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他们欺负我孤身一人想要夺走我最亲的姐姐,他们……屡次三番的羞辱我和张琪,我不能再继续忍耐下去,因为我的耐性已经到了尽头。

猛地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甩刀,细细的刀锋划破了我的手指,那一瞬间的疼痛更让我清醒了许多。

抢过刀的我一拳打在那个高个子男生的脸上,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力气,只是这一拳,就已经把他的鼻子打歪了。

突如其来的夺刀和拳头,让那个男生瞬间一愣,但本着先下手为强的我,甩着手里的甩刀,紧紧地握住,又是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

我说你们不是要堵我么?听说你们挺会玩刀,我今天想跟你们好好玩玩。

说着,手里紧紧握着刀的我一步步朝着他逼近,而他身边的那几个男生顿时吓傻了。

原来是色厉内荏,我心里如是想到。

我从未想过一个高年级的学生会对着我求饶,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很没骨气的陪着笑脸。

“滚!”我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甚至连肩膀和双手都在颤抖。

刘梓砚,这就是你准备教训我而找来的人?很抱歉,他们被我吓跑了。

到了学校教室,我发现教室里的气氛很怪,从我踏进教室门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流血的手指。

而刘梓砚则是充满挑衅的看着我,似乎她已经联想到我在那几个高年级学生手里吃了亏。

“哟,你还能来上学啊,我以为你不上了呢,哎呀,你的手怎么流血了?不会是打架了吧?”刘梓砚阴阳怪气的声音引来班级里那些平素里与我关系并不融洽的同学的嬉笑声。

我很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既然我失去了那么多,还要失去张琪,那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当啷。”手里的甩刀扣环被扯开,细长的刀刃滑落了下来,我一步走上前,看着刘梓砚那一张干净清纯的脸,心里却是厌恶几分,我对她说,今天早上有几个人想教我玩甩刀,可是他们太垃圾,被我收拾了。

刘梓砚的眼睛里立刻浮现出一抹不可置信来,她并不相信我能打过那些人,更不相信平日里在教室沉默的我,发起狠来也不似往日。

“你……”刘梓砚狐疑的在我身边转了两圈看着我。

我的目光也在紧紧地盯着她,最终,她的眼睛里出现一抹躲闪,好像终于扛不住了,气鼓鼓的坐在座位上。

而班级里的其他人也还在看着我,这是崭新的一天,是我开始蜕变,逐渐成长的第一步,因为平素里那些本就看我十分不爽的人,我也没必要迁就。

上课铃响了,刘梓砚一直都没有说话,趴在桌子上,我看不到她的脸,更不知道此刻她心里十分沮丧。

手指早已经不流血了,但伤口却是在隐隐作痛,而整个一堂课,我全都在回想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还有今天早上张琪的落荒而逃。

“你的手,还疼么?”课间操时,刘梓砚开口问了我一句。

我无所谓的甩了甩手,告诉她不疼了。

不知是怎地,她好似是在解释,又好似是在自圆其说,她告诉我其实昨天她受了委屈,只不过是跟以前的同学说了说,而恰好那个同学在追她,所以……

所以那几个人今天早上会出现在我家附近等着我,所以刘梓砚一大早来到学校就是想要看一看我的窘迫境地,很可惜,让她失望了。

而在中午快要放学时,刘梓砚最终说了另外一句话,她说今早那个人吃了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的哥哥,是我们当地出了名的混混。

我承了刘梓砚的好意,对于这个女孩我很看不懂,既然昨天她带头嘲讽我,而我也推了她,找人来打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跟我说这些?

总不会是因为愧疚感吧?

放学过后,就像是鬼使神差一般,我在小区楼下反复的徘徊等待,我在等张琪回来,没有张琪的家,空荡荡的令我难受,更何况我想要知道她今天会不会跟吴琼一起回来。

夜风依旧让人周身泛起颤栗,然而我的内心却是焦躁无比。

终于苦苦捱到了张琪下班的时间,我在小区门口望眼欲穿,昨天晚上的事,她不会再生气了吧?

毕竟昨天晚上我对她说了极苛刻的话,也从根源上伤了她的心,我很惧怕这一切的发生,如果没有昨天晚上的对话,如果没有夺门而出,或许一切都还很平静。

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可以在内心忍受那突然冒出来的吴琼对于张琪的示好,只不过是将这一切都存放在内心深处,不表现出来罢了。

等了许久张琪都没有出现,吴琼更不曾出现,一时间我有些慌了神,难道吴琼和张琪去了别的地方?

内心慌乱的我冲上楼去,在我书桌的抽屉里,还有一些钱,这都是张琪先前给我的,我需要它们,需要拿着它们去找张琪!

然而当我冲上楼时,蓦然发现,房门虚掩着,走廊的灯光虽然微弱,但也可以看清楚门口的鞋柜上多出了一双鞋。

一双男人的鞋。

“嗡”的一声,我的脑袋好似瞬间炸裂,天旋地转。

难怪……难怪张琪一直不曾回来,难怪我一直在下面等,却没有发现她的踪影,原来今天她早已回家,而那时心急如焚的我竟然没有注意到楼上的光亮!

看着门口那双男人的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吴琼!

他现在就在我和张琪平日里生活的地方,而且,替代了我的位置!

这一切都让我无法容忍,然而想要猛地推开门冲进去的我,刚刚抬起腿来,却已经失去了勇气!

我不知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一步步走近,心情却随着步伐彻底跌落谷底。

侧耳倾听屋子里的对话,那是张琪。

“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今天是最后一次。”张琪的话语平淡,似是还带着一抹冷漠。

    分页
  • 1

相关文章:

CESD-842, 我要一个男朋友最喜欢的听话的母狗番号,2019年12月12号|熟女磁力链资料

ATID-327松下纱栄子来回抽擦顶着 他抱着她律动起来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成 人 小 说爽文

内海美羽(内海みう)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qq老板是谁 腾讯背后的老板是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