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烫撑满了主人,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2022-07-11 08:51 · 新商盟-chnore.com

刘东丽道,“不论是昨晚的事还是今天的事,我都有被你占便宜。我老公虽然不爱我,但他特要面子。一旦他知道你占了我便宜,他绝对会找你算账,把你打到住院都算是便宜你了。要是他下手重一些,你终身残废也是有可能的。至于我,我肯定也会被他修理,但程度绝对远远轻于你。再就是一旦小嫣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小嫣肯定会站在我这边,更会将昨晚的事换一个版本。比如说我喝醉了在睡觉,你却突然爬到床上来,之后小嫣还阻止了你。比起你所说的话,我老公肯定更相信小嫣说的话,所以我老公极有可能不会修理我,你说是不是?”

“真是气死我了!”

“我应该和你说一声谢谢,你今天不这么冲动的话,我还威胁不了你,哼!”

“你真不愿意做我的女人?”

“要是小嫣允许,我倒是不介意,但她绝对不可能允许。”

“你和我老婆在一起有什么用?她能满足得了你?”

“如果她拿着一根自蔚器弄我,我估计我会特别满足的。”

“我不想答应,这对我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要好处啊?”想了下,刘东丽道,“这样吧,偶尔我可以让你当观众,但必须是在小嫣不知道的前提下。”

“成jiāo!”

“我问你个事,你是真想让其他男人跟小嫣做那种事啊?”

“是的。”

“你真变态!”

“你根本不明白那种事到底有多刺激。”

“你都没有做过,怎么能确定会很刺激?”

“想想都刺激,做的话不是更刺激吗?”

“所以如果是看着我和小嫣亲热,你至少可以获得一些心理上的满足。”

“对!”

“那你回家之后做一下小嫣的思想工作,但不能让她知道我们之间的协议。昨晚我其实有提议过,但她不肯。至于你怎么做通她的思想工作,这事我可不管,反正我就要我想要的结果。”

“她喜欢跟你亲热吗?”

“喜欢。”

“那她是不是同xìng恋?”

“不是,估计只是觉得比较有新鲜感而已吧。”

“那行,我现在就回去找她。”

“去吧。”

“哪天需要我满足你,你随时可以开口。”

“你等着吧,指不定会有那么一天。”

“要是我老婆同意三个人一起玩,你会同意,对不对?”

“是啊!”

“期待会有那么一天!”

嘟……嘟……

余兆磊挂机后,刘东丽是往就近的服装店走去。

而此时,陈艳菊正坐在电脑前看她丈夫还没有删掉的视频。

对于伴侣jiāo换,陈艳菊在心理上是极为反感,但她在生理上却不会反感。

也正因为这缘故,她才会趁着丈夫没有在家而偷偷观看视频。

在看的时候,她是搞不明白伴侣jiāo换有什么好的,这不是对婚姻的亵渎吗?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她才会看视频。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她特别想搞清楚那个视频里的拍摄者到底是不是她丈夫。

声音是几乎一样,但因没有在镜头里出现过,她也没办法确定。

到底要不要和她丈夫谈一下这事?

看了好几个视频,心情复杂的她才关掉电脑。

站起身,她将手伸进了吊带睡裙内。

随手一摸,她的脸顿时红了。

好奇怪,看这类视频依旧会让她产生很强烈的生理反应。

不得已,她只得换了一条干净的内裤。

换上之后,仰躺在床上的她都觉得有些空虚。

约过半个小时,她听到了开门声。

见丈夫走进主卧室,坐起来的她道:“我还以为你要在领导家里吃晚饭。”

“怕你一个人在家寂寞,我就回来了。”

说着,有些心虚的余兆磊还主动上前吻了下妻子的唇瓣。

看着妻子,余兆磊自然想到了刘东丽。

要是吴成刚晚一会儿回家,刘东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可惜!

真可惜啊!

坐在床边,显得一本正经的余兆磊道:“老婆,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说吧。”

“我觉得你可以和刘东丽维持着那种关系。”

“咦?”一脸惊讶的陈艳菊问道,“老公你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啊?”

“其实我一直觉得女女不算出轨,而且会让咱们的婚姻变得更加安全,”余兆磊道,“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容易腻,腻了之后就容易出轨。但要是你和刘东丽偶尔卿卿我我的,你就不会觉得腻,这样我们两个人的感情自然就会更好了。我记得上次我发现你和刘东丽之间的事以后,你对我是千依百顺。所以以后每次你和刘东丽卿卿我我完,心里有些愧疚的你肯定会对我千依百顺,这样我不是会很高兴吗?”

“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又好像没有道理。”

“我支持你们在一起,你难道不珍惜这个机会啊?”

“我总觉得怪怪的,”主动抱住丈夫后,噘了噘嘴的陈艳菊道,“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所以你是同意了?”

“嗯……”

“和刘东丽在一起可以,但千万不要爱上她,我可不希望我老婆变成同xìng恋,知道不?”

“放心吧,不会的!”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那你要不要送一份礼物给我?”

“老公你想要什么?”

余兆磊没有说话,他是看了窗户一眼。

猜到丈夫想要什么后,脸一红的陈艳菊道:“白天不行,被看到的可能xìng太大了,晚上吧。”

“你在说什么?”

“额,老公你不是想跟我在窗前做吗?”

“你脑子里就只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那……那老公你想要什么礼物啊?”

“我要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这就是我想要的礼物!”

“老公你对我真好!我都觉得我们好像回到了蜜月期!”

说着,格外感情的陈艳菊是立即和丈夫接吻。

舌吻了好一会儿,有些受不了的余兆磊是立即将妻子压在身下。

正戏开始后,余兆磊故意闭着眼,并幻想自己身下的女人是刘东丽!删除和刘东丽之间的聊天记录,又按了下冲水按钮,余兆磊这才走出卫生间。

走进主卧室看着已经睡着的妻子,想着后天中午的视觉盛宴,余兆磊是激动得不行!

睡到四点出头,陈艳菊才睡醒。

打了个呵欠,抱着被子的陈艳菊睁开了那双睡眼惺忪的眼睛。

回味着睡前和丈夫的疯狂,陈艳菊脸上都出现了一抹红晕。

和之前几个月比起来,最近夫妻生活的质量可谓是接近百分百。

只是每次都是受到外因的影响,这让陈艳菊都有些担心。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她和她丈夫的夫妻生活很难回到纯粹。

连着打了几个呵欠,她才坐起来。

见自己身上只有一条内裤,她是忙穿上吊带睡裙。

轻轻托了托不需要文xiōng也极为挺拔的两颗ròu球,随手理了理长发的她走出了主卧室。

见丈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是立即走了过去。

随着她那轻盈的步调,她的两颗ròu球是上下轻微晃动着,格外惹眼。

当然因为这类风景已经看多了的缘故,她丈夫余兆磊并没有觉得很惊艳。

而余兆磊知道假如他妻子穿成这样在其他男人面前走动,其他男人肯定会迫不及待将他妻子搞了的!

坐在丈夫旁边,依偎着丈夫的陈艳菊问道:“老公,晚上咱们出去吃饭,怎么样?”

“你想吃什么?”

“我想下啊,”噘了噘嘴,陈艳菊道,“好久没有吃过重庆火锅了。”

“那就去我们去过几次的那家火锅店吃。”

“几点出门?”

“五点吧。”

“那我四点半再去化妆。”

“天生丽质的你哪需要化妆啊?”

陈艳菊知道她丈夫说的是事实,但她还是道:“就是化淡妆,稍微修饰修饰。”

“行吧!”

“老公,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别说一件,就算十件都可以。”

说着,笑得很温和的余兆磊还摸了下妻子那滑溜溜的脸蛋。

迟疑了下,陈艳菊才道:“我有在一个视频里看到你的声音。”

“我的声音?”假装惊讶的余兆磊问道,“有吗?”

“我觉得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只是他没有在镜头里出现过,他就是在拍摄而已。我不知道那个视频什么时候拍的,但我总觉得是在咱们认识之前。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对于夫妻或者恋人而言,没有必要纠结认识之前对方所经历的事。有没有谈过恋爱啊,有没有同居过啊,这些其实都没有必要去纠结,只要对方和前任没有藕断丝连就好。所以假如拍摄的人真是你,我也不会生气,毕竟那是咱们认识之前的事了。”

“什么样的视频啊?”

“就是jiāo……jiāo换视频……”

“我不记得我有拍过这样的视频。”

“那我拿给你看下。”

“嗯。”

回主卧室后,陈艳菊在考虑是拿自己的手机还是手提电脑。

想了片刻,她还是决定拿手提电脑。

要是她丈夫知道她把视频转存到手机里,她都担心她丈夫会生气。

将手提电脑摆在茶几上,她找到了那个名为“杭州夫妻”的视频文件并打开。

打开之后,女人的伸吟便在客厅里回dàng着。

这是陈艳菊第一次和丈夫看这种视频,这让她尴尬得身体都开始发热,所以她是想调低音量。但因拍摄者说话声并不大,调低音量可能会听不清,所以她并没有这么做。

看着已经在玩对方老婆的两个男人,陈艳菊道:“再过半分钟就会听到你的声音了。”

余兆磊没有说话,他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视频。

要是他老婆愿意跟他去玩伴侣jiāo换,那该有多好啊!

他老婆这么漂亮这么xìng感,肯定一对男人想玩,这样找愿意jiāo换的夫妻是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了!

“老公,是你吧?”

“什么?”

“你没有听到拍摄的人的说话声吗?”

“刚刚走神了。”

“看你喜欢的视频你居然还会走神,你也真够好笑的。”

白了丈夫一眼,陈艳菊是将进度条往后拖,并将音量调到最大。

「小平你老婆挺放得开的啊!」

拍摄者说完这句话后,陈艳菊是立即敲了下空格键。

视频暂停播放后,看着丈夫的陈艳菊问道:“听到了吧?”

“声音跟我真的很像,但肯定不是我,”余兆磊道,“视频里的两个男人年纪明显比我来得大,我怎么可能会叫对方小平,理论上是叫平哥,你说是不是?所以啊,这只是一个声音和我特别像的男人罢了,压根就不是我。”

因丈夫的解释合情合理,陈艳菊只好点了点头。

将手提电脑关机,合上电源盖的陈艳菊道:“那我错怪你了。”

“正常吧,毕竟声音跟我真的几乎一样。”

“老公,你应该不会还想着这样的事吧?”

“洗心革面了!”

“希望是这样。”

很没底气地说出这句话,陈艳菊便抱着手提电脑朝主卧室那边走去。

直至妻子走进主卧室,余兆磊脸上的笑容才消失。

该死!

幸好蒙混过关!

要不然事情就闹大了!

早知道就不应该将那个视频存在电脑里!

余兆磊庆幸之际,放好手提电脑的陈艳菊已经走到衣柜前。

因已经好久没有和丈夫一块逛街吃饭,所以陈艳菊自然很重视这次的约会。

    分页
  • 1

相关文章:

关于“多次抢劫”的认定

D-LINK无线路由器记本无线wifi上网设置

东晋时的淝水之战指挥官是谢安吗 晋朝为何能够以弱胜强

尹馨_三级_老公_个人资料

竹原ゆり 番号:259LUXU-77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