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茉莉花开

2022-07-16 07:28 · 新商盟-chnore.com

那个第一次看见杨琳洗澡的水潭也经过了三回,可每次经过,都让杨羽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总感觉这水潭里有双眼睛一直看着自己,下次遇到杨琳一定要问问她那天是怎么回事。

杨羽想起来,今晚还有个和美女李若水的约会!这个会,他可不能迟到,于是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可远远的还没到家,就看见一熟悉的身影,那人见了杨羽,飞奔而来,像脱了绳的野马,直接扑到了杨羽的身上。

怎么了表姐?这么开心?杨羽见表姐主动拥抱自己,那肯定是又有事相求了。

李媛熙紧紧抱着杨羽好久,哪怕整双奶子压在杨羽身上,她也一点都不介意,好一会儿才松开,很真诚得说道:谢谢你,表弟!

怎么了?退婚这事还不一定办成了,就这么高兴?杨羽感觉莫名其妙,傻二狗他爹还不一定会相信自己的话。

今早傻二狗他爹来退婚了!彩礼都不用还,还松了几张木椅和一袋鸡蛋过来。

杨羽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多亏自己的演技和不烂之舌:那表姐是不是欠了我什么啊?杨羽马上奸笑道。

表弟就知道惦记着这个!好吧,表姐给你了!媛熙昂着头,一副骄傲的公主模样。

这可把杨羽乐坏了,终于付出有了收获,老天开眼了啊,没想到,这么顺利,表姐这女神的身体就给了自己?哈哈!

可正在杨羽想入非非,乐不思蜀时,嘣的一身,表姐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说道:好了,给你了!

只有就个?杨羽睁大了眼睛,张大着嘴巴,打死他也不愿去相信,表姐说的给就只是一个亲?我裤子都脱了,表姐就只给我一个亲?

那表弟还想要什么?上次偷袭我的事表姐还没找你算账呢?表姐哼了一声,扭头竟然走了。

剩下杨羽愣在那里!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杨羽进屋的时候,姨父脸憋得通红,见杨羽回来,一把气就撒到了他的头上:是不是你从中搞乱?不然好好的怎么会退婚呢?这两天去哪了?

杨羽心蹦蹦直跳,不会吧,被姨父知道了?转头看看表姐,表姐使了个眼色。

姨父,我是非常赞同这门婚事的,傻二狗家那么有钱,那不嫁的都是傻子,表姐脑子不好使,我好好跟她说说!杨羽发现自己很的具有演员的天赋。

姨父一听,这全家只有杨羽这小子站在自己这一面,那绝对不可能是他使坏了,那会是谁呢?

表姐,你这就不对了,傻二狗那么好的男人,家里还那么有钱,我要是女人我早嫁了。杨羽这是故意冲着表姐说的,这说的时候,连自己都快差点笑喷出来。

是是是!表姐竟然也顺着杨羽的戏,表演下去,反正婚已经退了,就顺着这表弟一点吧。

见姨父不在怀疑自己,杨羽急忙逃回了阁楼,表姐也跟了上来

,两人一进阁楼,就笑趴下了。

表姐,你赶紧以身相许吧!杨羽借题发挥,趁着这股劲,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想试探试探表姐的反应。

许你个头啊,尽想着这些龌蹉的事,快去看看三妹吧,两天不见,她都不知道问了我多少回你去了哪里了,说是有很多题目不会做非要你帮忙!表姐笑着训斥道。

杨羽却故意撒娇起来:我都帮了表姐这么大的忙,就只亲亲?太小气了。

那你到底想怎样?表姐现在的心情非常好。杨羽要是现在不趁火打劫,以后还真没机会了。

好歹吻一个吧。杨羽一副无辜样,心想:哎,这操表姐是没戏了,只能图个吻过来了。

不行!我是你表姐啊,这不乱伦了。李媛熙看表弟还挺认真的,也知道一个亲是满足不了这小子的。

媛熙的心里也非常矛盾,因为她感觉自己猜不透这个表弟,不知道表弟这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如果只是拥抱或亲是亲人间很正常的行为,但是如果是吻,那是情侣才能做的事啊,虽然上次被这个表弟偷袭了一次,还丢了初吻,但是媛熙还是不知道表弟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喜欢我?媛熙一直在世俗伦理中矛盾着。

上次不就吻了吗,还吻得挺久的。杨羽开始讲事实,摆道理了。

你还好意思说上次的事,以后你要还是这样强行吃表姐的豆腐,表姐就不理你了。说着,出了房间,走了。

杨羽是哭笑不得,看来想讨好这表姐,或是让表姐冲破世俗伦理这个东西,还得下点功夫,到底怎么样才能把表姐给搞到手呢?杨羽想不出来,算了,还是去看看三表妹吧。

芸熙正在写作业,其实她哪有心情做,自从表哥突然消失后,她就没心了,没心干什么事,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吃饭咽不下去,作业写不下去,家务活也不想干,感觉自己都快生病了。

芸熙就拿着笔玩着,脑袋里还是表哥的影子,第一次触电,第一次牵手,第一次过桃园,还有夺去了自己的初吻,虽然只是碰了下嘴唇,想着想着,芸熙感觉自己要疯掉了,自言自语起来:表哥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办,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

你自言自语什么呢?杨羽这时推门进来,只听见芸熙在嘀咕着,也不知道她再说些什么。

芸熙大吃一惊,回头一看,竟是表哥,不知为什么,一把站起扑到了杨羽的怀里,两眼泪汪汪的。

怎么了呢?杨羽一顿好奇,杨羽再敏感,也没想到这是芸熙想他想疯了的表现。

片刻后,芸熙才离开杨羽的怀里,红着脸,心情一下子全好了,低着头,尴尬的说道: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杨羽皱了皱眉头,自己压根什么都没听见啊,就知道表妹在嘀咕着,到底表妹说了什么呢,他也很好奇,就故意说:是啊,全听见了,你完蛋了。这句‘你完蛋了’是杨羽故意加上去的,那种表情和动作就像再说你真他妈的完蛋了。

芸熙咬了咬嘴唇,想死的心都有了。

夜幕降临,整个浴女村一下子就淹没在黑暗中。

在山村民们挖了个很深的水库,建了一座几平方米的水电站,自给自足,可这发电量,也只能很勉强的维持全村电灯的功率,哪怕100瓦功率的灯泡村长都不让你用,后来有了节能灯,电力的供应才好上一点,但还是供不应求,隔三差五的停电。

县里为啥不输电?这穷山沟里的,电线杆要都越过很多山,花费非常大,也就没人管这事。连电都是问题,更别提网络,移动信号,有线电视了,现代文明的东西,在这里要啥没啥,这里只剩贫困和落后。但是土地资源丰富,种种蔬菜水稻,吃喝倒也不愁,就是没个钱花。

杨羽将手电筒塞到了口袋里,站在漆黑的桃园里,跟美女教师李若水约好了今晚这里见。

在农村,因为黑,随便哪里一站,都跟没人似的,所以在农村打野战也是家常便饭,偷情也异常方便,反正哪都漆黑一片,弯一下腰,就去了,搞不好老公还在房间,老婆出来上个茅房,就被人给搞了。

这不,杨羽才站这里没两分钟,这桃园的某处就传来了叫床声,就像大学校园的某些偏僻草丛里一样。杨羽本来循着声音去看看,只见美女教师李若水来了。

迟到了一点点,不建议吧。李若水今晚的打扮让杨羽有些心动,黑色的长裙,长发飘飘,比之前更加有味道了,而且高挑,比起表姐的那种韵味更足,更能虏获男人的心,这也难怪,李若水可是村花哦,如果你认为村花必须是个村姑或村妇那就错了。

如果你认为村妇都比较封建保守,那你又错了,完全建立在父母安排基础上的婚姻谁没点想法?农村的村妇们不会像城市里那样张扬,明目张胆的偷腥,做小三,农村的村妇们,都是地下工作者。

这跟twins一样,城里人就是那个全世界都知道自己被人给上了,农村人就是另一个,天天被人上但是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这是真实的农村。

没事,我也才刚到。杨羽这是第一次在农村约会,穿了身运动服,如果你穿着西装,在农村人家会把你当傻子。

不远处的呻吟声更带劲了,李若水也听得清清楚楚,不免很尴尬,其实这也是李若水的第一次约会,虽然农村约她的小伙子排队都排到隔壁村了,但是全拒绝了。

要不是杨羽打着讨论人生的旗帜,她还真不一定出来。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李若水有些尴尬:往上走,会有个小山墩,山墩是块草坪地,可以一览整个村子,还可以看星空,不如去那吧?

杨羽当然没意见,两人走了几步,杨羽的手电筒乱晃,结果正好晃到一堆狗男女在老汉推车!这桃花圆又不是妓院,怎么天一黑村妇们都来这了。

那对狗男女被一照,火了,那男的连裤子都没穿就跨上来大骂:往哪照呢?滚远点,打扰老子干事!

明叔,我们只是路过,不好意思!李若水拉着杨羽就想走。

那明叔一看竟然是全村最美的女人李若水,马上变了态度:原来是若水妹妹,你也来这里?说着,手指指指杨羽两人。

在明叔的眼里,来这桃花源的那都是来打炮的,而且还都是偷腥的,在桃花源无论遇到谁,都要当做没看见,这已经是村妇们心照不宣的规矩了。

李若水一听,当然知道明叔的意思,气得直跺脚:明叔可别在村里乱说,我们就只是路过这!李若水不止气死,这事要是被传出去,自己的声誉就全没了,拉起杨羽急忙跑了。

见杨羽两人走远了,那村妇才从黑暗中走了上来,说道:我还以为这村花有多纯洁呢,还不是一样来这桃花源偷汉子!还装清高,我呸!

那村妇见明叔还立在那里,跟没了魂似的,气的狠狠的踩了一脚:要不要追那狐狸精去?

那明叔被狠狠的踩了一脚,痛得直叫,傻傻地笑着:呵呵,若水妹妹真漂亮!可那男的是谁?以前没见过呢。

你要在不搞,我就回去了!

我搞,我搞还不行吗?两人又消失在黑暗中。

杨羽被拉着走了好一会儿路,李若水才放慢了脚步。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这里是这样的。杨羽说的是实话,他哪里知道这桃花源里是这样一片场景,不然打死也不会来,这才想起那天约李若水时,李若水脸色那么不自在,很不想来的样子,原因就是杨羽约错地方了。

没事的啦,她是村里出了名的骚货,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搞过了,真不知耻!李若水开始还在担心今晚的事被宣传出去,但是自己洁身自好,又没跟杨老师做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歪。

;杨羽这才知道,原来刚才那偷腥的村妇就是彩儿,也就是杨羽第一天来这村子主动上来搭讪的那个村妇,每次这村妇看见杨羽,就会上来调戏两句。

杨羽想起来阵阵恶心:她是寡妇还是留守妇女呢?

她有老公呢,可那老公太老实,全村人都知道彩儿的骚性,可他就是不信,你说人怎么可以能笨到这个地步呢?李若水无奈摇摇头,以后自己一定要嫁个文化人。

两人很快就爬上了小山墩,坐到了草坪下,山墩的草坪套房般大小,坐在这里,借着月光可以很模糊地看见整个村子的外貌,抬头还可以看见满天的星空,璀璨无垠!

我和你一样,出生在农村,城市里长大,中专毕业后就来了故乡支教,渐渐的喜欢上了这里,讨厌城市的喧哗和压抑,我不想哪一天学校没了,我就要走,我爱这里。李若水看着这片她出生的土地,感慨波多,眼里不知何时湿润了,转过头来看着杨羽:你说说看,怎么才能让学校不解散,让孩子们有书可读?

这群孩子的基础确实非常差,但是他们都很聪明,他们因为各种原因都不想学习或无条件学习,这些都是我要做的事。

嗯!李若水静静地听着,虽然她跟杨羽教同一个班级,但是来往并没那么密切,就因为杨羽来自城市,城市人是无法体会到农村的那种艰辛和无奈。

杨羽如此高的学历,还是城市人,肯定在这里呆不了一周,因为太多来这里支教的城里人,呆不了三天,数来数去,至少有几十个了,而那群学生第一天听说有城市来的新教师,就知道什么情况了,因为没有一个教她们的教师熬过了三天,所以她们恨,才用恶作剧的手段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可渐渐地,李若水和孩子们都发现错了,杨羽不仅熬了一周,而且他喜欢这群孩子,中饭吃饭的时候,都是跟着学生一起,吃着一起难以下咽的冷咸菜,她们都不敢相信,杨羽是一个城里人。

我也喜欢她们。杨羽转头也看着李若水,越发感觉李若水的美,看起来很有女人味,甚至有点狐狸精的味道,但是杨羽却发现人他妈的真不可貌相。

初中生穿的都像鸡,鸡都穿得像初中生。

而杨羽的心里却完全不这么想,第一我在可以泡妞,第二我要是教好了这群全县学习最差的学生,这是证明自己实力的最好证据,也在狠狠的打县教育局的脸。

最重要的事,杨羽爱‘上’自己的表姐了,此‘上’非彼‘上’。

我的想法是,第一从家庭上帮助她们,第二从学习方法上改变她们,第三从内心深处让她们认识到知识改变命运。杨羽解决任何问题,都喜欢先收集数据,然后分析数据,找到问题的根源,然后去解决它。

嗯!李若水很赞同的点了点头。

接着杨羽详细的给李若水谈了细节,实施方案,方案的可行性,什么学校种菜改善伙食,去城里看看,春游等等,还拿出了一张纸,统计了所以学生的问题,困难!看得李若水目瞪口呆,真想说大哥,你真的是来教书的?不是来搞间谍活动的?

但更多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听说,要是她们没考全县倒数第一,你就饶操场裸奔一圈?李若水笑着调侃道。

这事,你也知道?杨羽只是随口说说的,他不知道还有人感兴趣?

全校的学生和教师都知道,都想一睹你的尊容呢!李若水哈哈大笑,她很久没跟男人能聊得这么开心了。

你也想看?杨羽故意转头邪笑道。

你敢裸奔,我就敢看!李若水翘着头,一副我才不怕的样子。

杨羽突然站了起来,欲做出脱衣服的样子:那我现在就脱,你看不?比流氓,杨羽还真不怕,说着,就开始故意脱衣服。

可是,李若水竟然没有惨叫,也没有去闭眼,而是瞪着眼睛看着:好啊,你脱啊!

这次轮到杨羽愣住了,竟然没吓住?杨羽当然不会真的脱,如果真脱了,那就是真的流氓,显然李若水绝对不会喜欢这样的男人,杨羽看人很准,看女人更准,都是因为阅女无数。

两个人在欢声笑语中聊了整整一晚上。甚至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回家的时候,几次路过坑洼地,杨羽还故意去牵她的手,但是几次,李若水都挣开了。

杨羽非常绅士的将美女教师李若水送到了家门口,有些不舍。

晚上跟你聊的很开心,明天见!回去路上小心点。李若水看着杨羽颔首一笑。

嗯!明天见!杨羽报以微笑。李若水转身走的时候,脸色一直洋溢着笑,就像恋爱了一样。

清晨!

杨羽因为累了两天,睡过头了,三表妹一般都比杨羽早,因为多个早自习。杨羽到学校门口时,很凑巧地遇到了李若水。

李若水竟然主动的跟杨羽找了个招呼,平时她可没那么好。两人也就一起走进了办公室,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他们俩。

传闻竟然是真的!呜!郑欣怡装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看着杨羽两人。

你们大家干嘛这样子看着我们?李若水感觉莫名其妙,连一向冰冷莫不安心的冰雪皇后冷萧雪也托着下巴瞧着两人。

小宝贝,谁欺负你了?告诉杨哥哥,我狠狠地揍他去!杨羽见郑欣怡那副模样,准是被人欺负了,虽然杨羽对她兴趣不浓,但是朋友关系还是很密切,而且郑欣怡这个娇小可爱的小女孩追求杨羽那是全校皆知公认了的事。

哼!再也不相信你们了,背着我们搞地下恋爱,发展速度还那么快!郑欣怡撅着嘴巴,继续要哭起来。

杨羽看看李若水,李若水也瞧瞧杨羽,两个人都一头雾水,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俩在恋爱?你们听谁说的?

杨琳拿起了教科书,准备往教室走去,路过杨羽身边时,顺便说了句:全村的人都知道你们昨晚去了桃花源,去那里还能干什么事呢?早上还一起过来!

杨琳看了看李若水,忍着没笑出来,杨羽一脸惊愕,回头看了看走出去的杨琳,屁股一扭一扭的,每当杨羽看到杨琳的屁股时,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天偷看她粉唇的春色,可今天他可没空想。

那个明叔,都叫他不要说的!现在全村都以为李若水气的直跺脚,后半句话没说出来,但意思非常明显啊,全村的人都以为自己昨晚被杨羽给草了。

你们真的去了桃花源?郑欣怡原本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这事不是真的,但是李若水竟然亲口承认了,那就是真有这事,哭得更伤心了。

杨羽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乡野八卦比城里的微薄传得还快啊,但他的处境跟李若水可不一样,只因为他是男的,对他而言,昨晚上了村花这是很光荣的事,可是,李若水却下不了台了。

杨羽突然伸手一把搂住了李若水的腰,笑着说道:是的,我们确实在恋爱,李若水现在就是我女朋友!此话一出,李若水转头瞪大着眼睛看着杨羽,杨羽却装出一脸无辜。

李若水想否认,可又否认不了,以村里那群闲杂人等的口舌,越是否认就越抹黑,到头来,就变成了自己白白给杨羽草了,还落个被甩的话柄,丢脸只会丢得更大,想来想去,没办法了,只能顺着杨羽的意演场假戏了。

喜事啊,你们可是我们校有史以来的第一对情侣啊,我今早就去后房给你们准备个房间,中午的时候可以去那休息休息,免得老往桃花源跑。哈哈校长那个开心,弄得是自己在谈恋爱一样。

校长,这,不好吧?李若水觉得这有点夸张,这校长话中有话啊。李若水中午一般都是回家吃饭和午睡。倒是把杨羽给乐死了,这房间用处还挺大,私下带个女学生,村妇,女教师什么的,那多方便,自己正好没个住处,总不能把女人带小姨家吧,何况也不能每次都打野战。

有什么不好的?年轻人吗,饥渴是正常的!我那时和老伴也是这样。

饥渴?李若水想死的心都有了,竟然被校长误解成饥渴?感觉自己的名誉一下子给毁了,狠狠的盯着杨羽,约哪里见面不好,非要约在桃花

源,现在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杨羽把双手一摊,彷佛在说我也是受害者!李若水看杨羽那幸灾乐祸的样子,狠狠的捏了她一下,杨羽疼得哇哇直叫。

上课的铃声响了。

杨羽拿着课本心里乐开了花,这桃花运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杨羽倒想着什么时候把这假戏给真做了,不过,以后泡李若水倒是名正言顺了,甚至露骨的玩笑都可以开了,谁让她是我女朋友呢。

杨羽越想越得意,这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倒。

不知不觉已经进了教室,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杨羽。

妈呀,这些学生也都知道了?这农村的人都吃饱了撑着吗,八卦传得比微博还快!

杨羽扫视了眼全班,特意看了看前晚被自己刚刚开苞的紫舒,紫舒见杨老师看来,却难能可贵的红起了脸,要知道前晚可把紫舒给爽的,现在杨羽想起当时紫舒的那个欲仙欲死的表情心里都乐得不行。

倒时表妹芸熙绷着个脸,听了这个谣言,最不开心的人,就当属她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醋意那么大,整个课都没心思听,中途好几次都差点掉下眼泪,强忍着。

杨羽本想下课时,给她解释下,不过,只有让表妹多伤心点,多哭点,告诉她事实后,她才会越开心,这叫欲擒故纵,往往收获很大。

中午的时候,校长还真的把杨羽带到了后房。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五虚六耗的意思_成语“五虚六耗”是什么意思

【挠脚心】-yangmore

秋波 [原创],关于秋波是啥意思的介绍

【1+1教育网】-edu11

饺子的花样包法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