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杀

2022-07-19 11:25 · 新商盟-chnore.com

  乾隆十八年初秋,直隶河间府崔尔庄发生了一桩蹊跷事——素有“笔痴”之称的程方元一命呜呼。按说,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但怪就怪在上头居然发下话来:这人死得不明不白,绝不能入土!

  发话的是河间府的知府赵大人。自古“官大一级压死人”,一接到上头命令,崔尔庄庄主崔武慌了神,忙花重金请县上最有名的仵作前来验尸。可翻来覆去一通折腾,没外伤,也没内伤,银针入腑,心肝肺全好好的,也非中毒,明摆着是无疾而终。可程方元时年才45岁,也早了点儿吧?仵作自称技拙,摇头而去,崔庄主更是急得直搓手。

  此时,一个相貌丑陋的青年男子跌跌撞撞地闯进门,抱着庄主哇哇大哭:“老哥,前几天你还活得好好的,咋说走就走了”

  “喂,我还没死呢,你咒我?”庄主气得要死,一把推开青年男子。

  男子愣了愣,凑近一打量,赶紧赔不是:“对不起,我说,死人咋会动来动去?原来是哭错人了。程老哥啊……”青年男子张口又要哭,崔庄主心焦得要命,赶紧招来程家人将这个近视眼拖走。

  程家人忙劝男子去了书房,男子问起死者去世前有什么怪异的症状。程家人连连摇头:“他吃的喝的,我们也跟着吃了喝了。咽气那晚,他进了书房,说要仿写颜体字。家丁进来送茶时还好好的,可半夜时分人就去了。”青年男子不觉皱紧了眉头。

  青年男子和程方元是多年的知己,一个喜欢辑录人间奇事秘事,一个喜欢搜罗文房四宝。想到这儿,青年男子眯起眼睛,看向书桌。

  蓦地,散落在桌上的一支毛笔映入了眼帘,这支笔笔头圆润,洁白娇柔,像极了含苞欲放的玉兰。彩漆描金的笔管绘图更是夺人眼目:大海波浪汹涌,浪击山石,惊涛四起,寥寥数笔便勾画出海阔天高的宏大意境,再衬托苍龙凌空飞舞,腾跃戏珠,倍显气势不凡。至于笔锋,就更不用说了:尖、齐、圆、健,四德完备,堪称笔中之上品。

  “这支笔是令尊大人新买的吧?”青年男子问。程家人想了想:“好像是墨品斋的伙计乔四送来的。父亲说,买这支笔花了10两银子。”青年男子稍作思忖,决定带笔去一趟墨品斋。

  孰料前脚刚迈出书房,他就听院中“扑通”一声响,一千人齐刷刷地跪倒在地。崔庄主无奈地回禀:“赵大人,卑职无能,实在查不出程方元因何而死。”

  “少废话!你查不出,为何不张榜公告邀请贤人?崔武,你听好,本官再给你两天时间,如果还查不明白,就地法办!”

  青年男子听出来了,来的正是河间府的知府赵大人。真怪,小小的崔尔庄死个人,赵大人怎会如此关注?青年男子心头嘀咕着,贴着墙根,偷偷溜出程府,直奔墨品斋。

  一盏茶工夫,男子走进店铺,一问,才知乔伙计早就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辞工了。辞工了?青年男子嘀咕着掏出那支笔,又问:“那这支笔可是从贵店卖出的?”

  老板定睛一看,当即目瞪口呆:“这可是笔中极品,专门用来进贡朝廷的,你卖不卖?我出50两银子。不,看在乡里乡亲的分儿上,一口价,80两。”

  乖乖,“笔痴”买价才10两,而老板出口就80两,足见这支笔价值不菲。由此可以断定,笔的主人绝非乔四。

  那么,真正的主人到底是谁?看来要想解开这个谜,只有找到乔四。问明乔四住在平谷县后,青年男子当晚便离开了崔尔庄。

  从崔尔庄到平谷县,途经一片密密匝匝的松树林。青年男子阅遍天下诡异之事,自然不信世上会有鬼魅。但这晚他倒了大霉,刚踏上林间小道,三五个狰狞恐怖的小鬼就冷不丁地蹿出来,张牙舞爪地拦住了去路。

  “朗朗乾坤,何来鬼怪?实话说吧,你们劫错人了,我身无分文……”青年男子情知是歹人装扮,可话音未落,就见其中一个忽然跳起,挥动棍棒搂头便打。

  糟糕,他们是要命!青年男子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后撤。仓皇之中,脚下被枯枝一绊,当下摔了个四脚朝天。更糟糕的是,棍棒紧接着落下,不偏不斜地砸中了他的额头,他只觉眼前一黑……

  不知过了多久,青年男子幽幽醒过来。强忍着头痛睁开眼,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是知府赵大人!他的案头,正摆放着那支毛笔。

  “赵大人,我乃一介平民百姓,你为何要装鬼抓我?”青年男子摇晃站起,愤愤质问。赵大人冷哼:“因为你太多事。”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