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客,此生有缘,地狱再见

2022-08-02 07:23 · 新商盟-chnore.com

  午夜毒犯

  午夜,路上已不见行人。

  黎锋走在这条路上,即使不用手电筒来照明,也知道哪个角落里放着煤炉,哪个转弯处有口小水井。这条路,他已走过很多次了,且大多数时间是在深夜,因为在这条路深处的一间破屋里,有为他提供毒品的供货商——大福。他现在手头已没多少存货了,听说过两天市面上的毒品价格还要涨,所以他得赶在涨价前再进点儿货。

  黎锋路过一口小水井时,听见前面拐弯处有很轻的“啪唧”声传来,就像有人不小心踩到一块松动的地砖而导致水花飞溅的那种声音。可是,一直等他走到拐角的位置,他也没看到预期出现的过路人,也没再听到有脚步声传来。这时,他不禁停下脚步向路两旁看了看,虽然很暗,但他还是隐约看出路边有几棵很粗的老槐树,心想,树干后面会不会躲着某个人?走了几步后,他还是忍不住偏过头用眼角瞥了身后一眼,果然,有个矮小的黑影从一棵槐树后闪了出来,迅速拐过转角。这黑影穿着一件深色连帽衫,帽子兜在头上,全身上下与夜色融为一体,唯独脚下一双发着绿色荧光的运动鞋,在黑沉沉的夜里显得非常醒目。

  黎锋继续往前走了几十米,就到了大福的那间破屋外。破屋是大福的私房,上下两层,大门还是那种破烂的夹板门。从外表看,谁也想象不到这间破屋子的主人竟然是个大毒枭。黎锋按照事先的约定,先重重地敲了一下门,隔两秒钟后再轻轻地敲三下,门内没有任何回应。他又敲了一遍,还是没有动静。黎锋挠了挠脑门,心想,难道大福不在家?可是,他在吃晚饭前已经打电话跟大福约好今晚要来提货的,之前他还从未有过失约的先例=他拨通大福的手机,破屋里立即传来一阵铃声:手机既然在家里,大福岂会出远门呢?

  黎锋知道这间破屋还有个后门,于是,他绕到后面一看,门居然是虚掩着的。

  “吱扭”一声,黎锋推开门,冲漆黑的房间里喊了一声:“大福,我是老黎,快给我从女人的肚皮上滚下来,老子进屋来了。’

  屋里没有声音,只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

  黎锋打开门边的电灯开关,昏黄的灯光亮了起来。

  原来,从后门进去是一间厨房,餐桌上放着几盘残羹冷炙和一个空酒杯,一瓶“洋河大曲”喝得快见底了。

  黎锋站在桌边大喊道:“大福,你他妈的是不是马尿喝多了?连老子的生意都不想做了。”他边说边走到前屋看了看,没有人,再爬上楼梯来到二楼。推开卧室门,他打开电灯一看,只见大福那肥胖的身躯正仰面横躺在被褥凌乱的床上。他走上前,提起脚对着大福伸在床外的脚丫子重重地踢了一下,叱道:“妈的,睡得贼死,你大门开着就不怕遭抢匪啊?”

  大福还是一动不动。

  黎锋走过去,正想再抽他一耳光,谁知目光落到他的左臂上,竟然发现一支针管插在他的血管里,针管里已没有任何液体。黎锋惊得一声大叫,再仔细打量大福的嘴角,白沫四溢,很明显是吸毒过量!他赶紧把耳朵贴在大福的胸口听了听,已经没有心跳了。

  黎锋站在床边,心惊肉跳了好一阵,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报警。可是,他马上又骂自己太蠢,毒贩子报警,那不是自投罗网么?但是,大福是怎么死的呢?一个喝过酒的人还给自己注射毒品,这不是自寻死路么?大福是一个资深毒贩子,这种低级错误他肯定是不会犯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杀!这时,黎锋想起刚才在路上碰到的那个黑影,如果那个人就是杀害大福的凶手,那他刻意躲开自己的做法就很合理了。

  黎锋也是黑道上混的,知道一个毒枭被杀要么是因为钱,要么是因为毒品,不会有别的原因。他弯下腰向床底张望了一眼,以前他每次向大福要货时,都会看见大福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放毒品的硬纸箱。按照他的预想,今天大福的这个硬纸箱里肯定是空荡荡的被洗劫一空了,所以,他不抱什么指望地拖出纸箱随便看了一眼,谁知纸箱里竟然有货!他喜出望外,捧出那些毒品掂了掂,约有一百多克。他张大嘴无声地笑了几秒钟,心想,今天老子被横财砸到脑袋了!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