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的来客

2022-08-02 08:10 · 新商盟-chnore.com

  除夕之夜很冷,天上还飘起了雪花。许明和何红在父母家里吃了年夜饭回来,快走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何红捅捅许明说:“哎,你看!”借着不太亮的街灯,许明看见自己家门口有一个穿大衣的陌生汉子,正在探头探脑地转悠。他想干啥?许明一把拉过何红,躲到了暗处。

  只见那汉子裹了裹大衣,转身离去,但走了几步之后,又迟缓地掉过头,走到许明家门口,伸手在防盗门上敲了几下。

  许明忍不住一大步冲了上去,断喝一声:“你找谁?”

  那汉子转过头来,打量了许明一眼,高兴地叫道:“老班长,你认不出我了?”

  “你是……”许明听他的声音有点熟,却怎么也想不起他是谁来。

  “老班长,你真认不出我了?我是三班的熊正寿呀!”

  “噢……”许明这下想起来了,熊正寿,东北人,当年在部队时和自己一个班,可自打分手后,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了。

  许明赶紧将熊正寿往屋里请。

  借着灯光,许明留意起眼前这个老战友来,只见他双眉紧锁,神情憔悴苍老,灰黄消瘦的脸上满是胡楂,身上的灰色呢大衣皱皱巴巴的,脚上的皮鞋瘪瘪塌塌的,两手空空荡荡,行李包裹没有一件。这副落魄样子,简直就和大街上的乞丐差不多。

  屋里的气氛一时显得有些尴尬,许明看熊正寿额头上汗也沁出来了,于是提醒他说:“屋里有暖气,你把大衣脱了吧。”

  可谁知熊正寿往额头上抹了把汗,将大衣掀开半边,却又马上裹起来,连连摆手说:“不热,不热,没关系,没关系。”

  见他这副样子,许明心里的疑惑更大了,断定熊正寿今天登门,一定有什么事情。

  果然,熊正寿开口了:“唉,我真是窝囊啊。”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断断续续地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熊正寿的老家在一个偏僻山村,退伍后的十多年里,他一没门路二没特长,所以一直混得不死不活的。眼看村里的年轻人一个个飞出山外去打工,他心里也痒痒的,终于下决心也南下闯荡去。可到了广州以后,他根本找不到工作,就只好在街头给人家擦皮鞋。

  几天前,熊正寿怀揣一万多块辛苦挣来的血汗钱,乘长途车回老家过年,不料车开到半路抛了锚,突然从路边蹿出来三个歹徒,叫车上所有人把钱交出来。熊正寿死活不肯,于是就被歹徒拖到车下打昏在地上,装着血汗钱和身份证的上衣也被剥走了。后来,幸亏一个拾荒的老太太给了他这件大衣,又给了他15块钱买了张短途车票,他才来到这里……

  熊正寿讲到这里,许明夫妻俩一时都没有吭声。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熊正寿现在身无分文,他今天上门,是来借钱的?

  许明给自己点上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若有所思地问熊正寿:“出了这种事情,你家里……还不知道吧?”

  见熊正寿点头,许明顺手将桌角上的电话机往他面前推了推,说:“那你还是快给家里通个电话,先报声平安吧,家里等你不回,他们不知会怎么担心呢!”

  许明这样做,其实是希望能以此来判断熊正寿讲的这段经历是真是假,而且留下他老家的电话号码,万一以后有什么事,还能找到他。

  可熊正寿却对许明说:“老班长,你……你不知道,我老家那地方又穷又偏远,到现在村里都还没哪家装上电话呢。”

  他说着,欠身朝客厅对西的卫生间扫了一眼,对许明说要解个手,就走过去关上了门。

  不一会儿,里面传出一阵“哗哗”的水声,趁这工夫,何红悄悄问许明:“你信他的话吗?”

  许明沉吟道:“现在很难判断。”

  何红急了:“那我们怎么办?”

  许明说:“我看不管是真是假,反正他肯定是遇到了难处。既然千里迢迢地找我来了,今天又是除夕夜,我还能咋办?先让他在这儿过了年再说吧。”

    分页
  • 1

相关文章:

CESD-842, 我要一个男朋友最喜欢的听话的母狗番号,2019年12月12号|熟女磁力链资料

ATID-327松下纱栄子来回抽擦顶着 他抱着她律动起来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成 人 小 说爽文

内海美羽(内海みう)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qq老板是谁 腾讯背后的老板是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