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噩梦

2022-08-06 18:14 · 新商盟-chnore.com

  盛夏的一个傍晚,阿一赶着去和朋友聚会。路上突然下了一场雨,把他浇了个透,木屐带子也跑断了。更可悲的是,由于受凉,他的肚子阵阵作痛。阿一四下张望,发现杂木丛中有橘色的灯光,便匆匆跑过去。他边敲门边喊道:“对不起!请开门!” 一个长发女子探出头,问:“谁啊?”

  阿一实在忍不住了,猛冲进去:“不好意思,借用一下厕所!”

  片刻后,阿一忐忑地从厕所出来,吓了一跳,门外竟有三个女人瞪着他!除了刚才开门的长发女子,还有一个短发女子和一个烫着米粉头的女子。

  短发女子说:“你是谁啊?闯进别人家,二话不说就往厕所冲,未免太没礼貌了吧。” 长发女子搭腔:“是啊,我还以为是强盗。”

  阿一没来得及回答,烫米粉头的女子开口了:“唉,都是因为你,害我们又要重来了,动作再不快点,雨就要停了。”

  阿一笑着说:“真不好意思,你们在做什么?为了表示歉意,我来帮忙吧!” 三个女人同时叹了口气,互相看了一眼。短发女子露出严厉的眼神说:“你敢吗?我们正在进行招—魂—术!”

  阿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长发女子一把拉进隔壁房间。空荡的房间里,几支大蜡烛围成一个圈,正中央有一只死兔子,窗户上贴满了符咒。阿一看得目瞪口呆,心想还是尽早开溜比较好。他正想悄悄往门口移动,长发女子立刻挡在他面前:“想溜?太迟了!门已经贴上符咒了,撕下来的话就没用了。”

  “等、等一下!我……”阿一被迫坐下来,他终于把三个女生对上了号:米粉头小樱、长发妹百合,短发女小梅。

  小樱抬起右手,看着手表,说:“差不多快要到发生‘那起事件’的时间了。” 阿一问:“哪起事件?”

  百合答道:“一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宗杀人案,而我们三人,就是—嫌疑犯。” 听了这话,阿一像被泼了盆冷水,浑身发抖。

  百合冷笑道:“是啊,你吃惊了吧?呵呵……”

  小梅补充说:“死掉的那人,是我们的网球教练。”焦躁之下,她把右手伸进牛仔裤的口袋,拿出香烟叼在嘴里,左手叉腰,点燃了打火机。

  从三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叙述中,阿一拼凑起了事情的经过:她们三人是闺蜜,一起参加了网球俱乐部,不料却偏偏爱上了同一个男人—网球教练须藤先生。去年的今天,她们约须藤来到这栋别墅,表面上是为了接受网球特训,实际上是要打一场“爱情战争”。那天傍晚,她们分头去买晚餐的食材,由于突然下雨,她们在路上耽搁了,结果回来之后,就发现须藤胸口插了一把菜刀,死在了厨房里。

  阿一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须藤,是那位经常代言广告的职业选手?”三人点了点头。

  “我还记得一张经典海报。对了,就是这种姿势,右手握拍打来自左边的球……”

  小梅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别跑题,那天,最先发现尸体的人是我。”她颤抖了一下,随后把阿一引进了厨房,说:“尸体就在你现在站的位置。”

  “咦?”阿一赶紧退后一步。

  小梅面不改色地继续说:“地上都是血,他仰卧着,眼睛瞪得很大,眼珠浑浊,一看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不过,最奇怪的是他的姿势:右手拿鸡蛋,左手拿着饭瓢。”

  阿一感到意外,甚至有点滑稽,他接着问:“具体是什么姿势呢?”

  “很难用言语形容……”这时,百合拿来纸笔,左手压着纸,右手开始画图,不一会儿,把画递了过来,说:“就是这种姿势。”

  画上的尸体,右手举着鸡蛋,眼睛好像在注视鸡蛋一样;另外,拿饭瓢的左手刚好举在后脑勺,左腕手肘弯曲,饭瓢的圆形部位朝向上方。

  “原来如此—”

  小梅忙问:“你想到什么了?”

  阿一解释道:“死者双手紧握鸡蛋和饭瓢,说明是在临死之前拼命握住的,他是在暗示凶手是谁。”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什么是非道路交通事故

较量,关于抗美援朝纪录片完整版的介绍

葫芦兄弟第二部 葫芦兄弟第二部动画片

TP-Link TL-WR710N V2路由器Bridge(桥接)模式设置

业主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共有部分的不构成侵权?

文章标签